原标题:央视调查“失控奔驰车”事件 大量细节独家披露

3月14日晚上,车主薛先生开着刚买一个多月的奔驰车从河南去四川出差,没想到在高速公路上启动奔驰车的定速巡航后,发现刹车失灵,定速巡航的功能解除不了,在尝试了多种措施之后,他选择了报警求助,而接到求助电话的高速交警安排薛先生快速通过了收费站。薛先生描述,他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通过开关车门才把车速降下来。

事件被报道后,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不可能以120公里的时速在高速路上连续跑一个多小时,不可能所有降低车速的方法都失效,甚至有人认为,这起事件是有目的的恶意炒作。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看央视《法治在线》的调查。

车主联系奔驰客服 尝试多种方法无果

薛先生回忆,他无法降速后,联系了奔驰客服,试了踩刹车、取消定速巡航、挂空挡、拉手刹等等方法都无法降速,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报警。在电话里,他向民警提出,他是否可以采用追尾大货车的方式,将车停下来。

薛先生:“交警认为很危险,因为我车速高,大货车车速低,害怕防撞钢架顶不住,然后我的车可能会进入大车的尾部底下,对我造成人身危险。”

随后,民警提出让薛先生通过蹭护栏的方式降速。不过,对于这种方法,薛先生认为危险性太大。

薛先生:“可能把它这个护栏给撞开,造成二次伤害。”

车主开车门车速下降 安全通过收费站

蹭护栏、追尾都很危险,那么,薛先生是怎么想到用同样有危险的开车门的方法降速?据薛先生讲,他本来没打算用这种方式降速,他打开车门其实是为了跳车。薛先生说,自己打开车门后,竟然发现车速开始降下来了。

据薛先生说,虽然他发现车速有些下降,不过此时他已经远远的看到了豫陕收费站的牌子,他立即关上车门,按照之前民警告诉他的通道,快速通过了收费站。此时,在豫陕界收费站值班的民警柴海峰,已经提前接到通知,安排民警清空了三条收费车道。

据薛先生说,通过收费站后,他再次尝试开车门降速。

薛先生:“我当时的姿势是,腿和手顶着门,打开车门后,车速就开始往下降。一直降到,就是一百二,一百一,一百。。。。。。降到三十左右时候,我就刻意去点了一下刹车,有了刹车感觉,然后我就点了刹车,停到紧急停车带。”

薛先生回忆,和民警在停车区检查了车辆暂时没问题后,为了能及时去成都参加展会,所以就开车离开了。

回应网友提出的五方面疑问

这一事件不仅在网上被大量转载,还引发了网友的热议。网友提出五个方面的疑问:比如连霍高速车辆比较多,薛先生为何能以1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行驶一小时,还有此前媒体报道中提到的“奔驰后台控制停车”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车速120连续行驶一小时?

对于速度的问题,记者从交警部门独家拿到了几份资料。这是薛先生的奔驰车上了连霍高速后,在三门峡段被监控拍下的三张测速照片,分别是连霍高速797KM处,车速113KM/H;851KM处,车速112KM/H;873KM处,车速115KM/H。

根据民警的解释,因为测速存在一定的误差,三张测速照片记录的是110多KM/H的车速,实际车速有可能会在120KM/h左右。

为了进一步确定车速,记者找到了几段监控。通过计算可以看到,连霍高速851KM和873KM处的距离是22KM,通过时间为11分07秒,平均速度约为120KM/H。同样可以计算连霍高速873KM处到900KM处,平均速度为104km/h,而连霍高速873KM到900KM这段路,也正是车主薛先生所说的通过开车门降速的路段。

二、各种方法都无法降速?

对于是否真的无法降速,薛先生的描述是这样的。薛先生说,他一共踩了两次刹车,第一次轻轻点了一下刹车,发现定速巡航没有取消,然后再次踩了一下刹车。

薛先生说,客服建议他试试挂空挡,不过他试过之后,挡位没有变化,随后,客服又建议他试试拉手刹。

薛先生:“然后我就按这个手刹,它就报警,就是车内报警。好像有那种违规操作那种的,滴滴滴滴响,然后我说有报警,我说你听到没,售后说听到了。”

三、开车门可以降速?

有人提出,薛先生驾驶的这款车并没有开车门降速的功能,对此,薛先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薛先生:“我之前试了一下,在速度比较低的情况下,开车门还是会停车的。开车门停车肯定是会有电脑相对应的连接,如果没有连接,你开车门他在低速的时候为什么会停车。很多专家和网友试的车都是没有问题的车,但是我的这个车是有问题的车,要是说在某些部位或者零件、电脑系统连接,出现问题的时候,会不会降速呢?”

四、后台操控停车?

事件发生后,有媒体报道“奔驰售后终于通过后台系统操作”将车停了下来。

对此,薛先生表示媒体报道的“奔驰后台控制”车停下来属于误读。

薛先生:“交警问我这个车是怎么停的,我说可能是开车门,会影响到一些电子元件。然后交警问跟4S店怎么沟通的,我说车上有那个SOS后台,有后台系统。那交警就是说,会不会因为这个系统有所帮助,我说不清楚。”

记者:“当时说是后台帮助你停的车,其实这个是大家的误读?”

薛先生:“对,肯定是误读,因为奔驰后台没有停车这个功能。它只是可以通过手机APP,登录系统,把车门打开,或锁车门。”

五、为何不公布行车记录仪内容?

有人提出疑问,薛先生的奔驰车上安装了行车记录仪,这里面或许记录了事发的情况,也可以回应很多质疑,可是为什么薛先生并没有拿出来呢?

根据薛先生的介绍,行车记录仪的内容被覆盖了,曾试图找人恢复,但是遗憾的是,并没有恢复成功。薛先生的这张卡为8G卡,目前可以看到的是58个文件,6.68G的大小。其中两段画面,是薛先生开到成都后行车记录仪记录下的画面。

从画面上可以看到,视频的日期是2018年3月4日,视频的总大小是6.68G,也不是满满的8G,对此,薛先生的说法是,记录仪的日期自从买来后一直没有调过,所以日期是不准的,另外薛先生说这个卡一般都不会存满,有时存7个多G,有时存6个多G。

首次曝光 车主与奔驰方沟通录音

事件发生后,奔驰工作人员和薛先生做了沟通。记者也从薛先生那里独家拿到了几段录音。

薛先生:我现在最想知道我这个车是什么情况引起的。

工作人员:我们也想,就是说我不知道您是相信我们多少,或者说您也希望政府机构的介入,就是看您这边的态度。

薛先生:我现在的态度就是,把车送到第三方检测。

工作人员:行。

薛先生:在检测的时候,媒体参加。因为现在懂车的人也太多,要是有媒体在的话,就全程直播。像用什么仪器检测。

工作人员:全程直播?那不成,肯定不行。

薛先生:因为现在网上质疑太多。现在你也知道,网络舆论太厉害。

工作人员:我理解。

薛先生:我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你看微博了吗?你可以看微博。

3月22日下午,根据奔驰公司方面和车主薛先生达成的初步共识,双方共同将车辆贴上封条,奔驰公司提供拖车,将事发奔驰车从四川成都拖回河南郑州薛先生指定的地点封存,对于下一步,双方会继续协商。

事件处置 如何在法律框架内行走?

在这起事件中,当时奔驰车是否发生了问题,或许还需要进一步的权威检测才能确定。不过,这起事件在法律框架内会有着怎样的走向,不论是车主、奔驰公司对这样一起事件应该采取怎样的措施?

如果奔驰车确实存在问题,可以通过怎样的方式维权?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景明:“法律规定消费者维权的途径的首先是协商,那作为奔驰这么大公司,假如说他自己有过错,相信这种协商,他是能够承担相应的责任的。假如说他最后协商不成,那么有好多途径,比如说向有关部门,向技术监督部门投诉,也可以通过起诉来解决。”

在事件真相出炉之前,过分的猜测甚至不理性的谩骂,无论是对车主个人,还是奔驰这样一家企业,都有着很大的影响。这种情况下,公众应该如何围观呢?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教授认为,虽然很多人在做分析,但是毕竟不是事发的那辆车,在最终检测结果出来之前,不能武断地下定论。

王敬波:“在客观事实尚未澄清的基础上,我们不能够凭借自己的主观判断来去评判某一方的是是非非,因为一切的判断,都应该基于客观事实的基础上。”

失控奔驰时速120公里狂奔?电话报警录音首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