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位于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20岁的苏州女孩马一可来到学生服务中心领取自己的分数单,为赴美读研做准备。她即将与279名同龄人一起,从中国科大少年班学院毕业,其中超四成毕业生将出国求学,比例为全校最高。图为6月11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学院创新试点二班,女生换上婚纱走进教室,准备拍摄毕业合影。

中国科大少年班招收16周岁以下的高二(含)以下学生,先高考,再复试。1985年,中国科大开始在当年普通高考录取的本科生中进行选拔,成立理科试验班,与少年班一起上课;2008年,系级建制的少年班管委会升格为少年班学院;2010年,少年班学院开始招收17岁以下的非应届高中毕业生,组建创新试点班。少年班不断进行教育改革,招生规模从首届的21人扩大到目前的每年约300人,39年来共有3700多名学生从这里毕业。图为6月11日,在中国科大校园里拍摄毕业合影时,少年班学生王凯越爬上运动场的架子。

少年班学院的班级是“虚拟班级”。入学前两年,学生们在一起学习基础课程,后两年在导师指导下进行个性化专业学习,一个班级的同学可能分属不同的专业。说起报考少年班,学生们大多表示是自己的意愿。因为提前毕业可能影响升学率,许多中学还会劝说尖子生不要报考。在高手如云的少年班,许多曾经的“第一名”不再拔尖儿,一些学生在毕业前选择了离开。图为5月10日,19岁的少年班学生李磐在自习室准备毕业论文。

5月21日,一年一度的毕业生红毯秀在中国科大东区礼堂前开场,少年班学院创新试点班的王初临和郭贺侠身着礼服,在同学们的叫好声中挽手走上红毯。这对20岁的情侣在毕业后将一同前往美国西北大学深造。一天前,郭贺侠的父母和中学老师见证了她领取中国科大毕业生最高荣誉——郭沫若奖学金的时刻。除了获得奖学金,她还赶在毕业前完成了另一个任务:拿到了驾照。因为年龄限制,许多少年班学生不得不等到大四才能考驾照。图为5月18日,少年班学院创新试点班大四学生郭贺侠在驾校练车。

19岁的刘通是2013级少年班的班长,也是少年班学院与物理学院双第一名,被同学们称为“通神”。刘通从本科便开始从事科研,导师给刘通分配了办公室。和七八个研究生坐在一起,刘通指着旁边一位同学问:“他帅吧?像不像尹希?”2015年,毕业于中国科大少年班的尹希,31岁时成为哈佛大学最年轻的华人正教授,也打破了同为少年班毕业生的庄小威34岁当上哈佛正教授的纪录。这些师兄师姐是许多少年班学生的偶像。图为5月21日,少年班学院创新试点班的王初临(左一)和女友郭贺侠一起准备参加中国科大毕业红毯秀。

19岁的李磐在大四时加入了一个少年班毕业生的微信群,师兄师姐们给了他许多建议。数学专业的李磐最终决定前往纽约大学商学院深造。李磐自己也是2016级少年班的助理班主任,为学弟学妹们提供诸如专业选择、深造发展的建议。在少年班学院,每个低年级班级有若干名高年级学生担任助理班主任。图为6月11日,中国科大校园里,少年班学生身穿汉服拍摄毕业照。当天是中国科大自主招生面试的日子。

业余时间里,少年班学生也有自己的爱好。喜欢唱歌的唐榕参加校园歌手大赛;从小学排球的林蕾成为校排球队的中坚力量;古筝和钢琴十级的马一可是校民乐团团长……中国科大的70多个社团组织中,有10个社团的负责人来自少年班学院。“既能成为未来社会各领域的领军人物,又能做社会文明的倡导者、时代进步的推动者,不能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少年班学院院长陈这样总结少年班教育的宗旨。图为6月20日,两位参加完毕业典礼的少年班学院创新试点班学生回到宿舍,准备午休。

21岁的陈楚白就读于2013级创新试点二班。拍毕业照时被摄影师提醒“眼神不要飘”的他,一到实验室眼睛里就闪光。毕业前夕,他还在担任大一学生的实验课助教。陈楚白毕业后即将去美国深造,但他已经与国内一家科研机构达成协议,学成后回国工作。根据2014年的一项统计,少年班毕业生担任的教授中,在海外与国内的人数比例从2005年时的“3.31∶1”缩小到了“1.19∶1”。回国,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少年班毕业生的共识。

6月20日,作为学生代表,陈楚白登上了毕业典礼的发言台:“值得庆幸的是,人生不是一个状态函数。重要的不仅是开始与结束,更是这期间我们所经历的路程。”图为6月20日,少年班学生陈欣怡与特意从北京赶来的男友等待和父母一起离开校园。男友一年前从中国科大毕业,目前在北京读研。陈欣怡已被保送北京大学读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