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2016年,法国华界举行“反暴力,要安全”大游行。图为游行现场。(法国《欧洲时报》/ 黄冠杰 摄)

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张朝林惨案过去尚不足一年,亚裔人群受到暴力攻击、抢劫的案件频发,这种带有种族性攻击的案件,也引发法国当地主流媒体的持续关注。

巴黎当地著名日报《巴黎人报》就在最近的报道中列举了大量亚裔被暴抢的案件,治安恶化现象已经从北郊发展到南郊过去认为相对平静的地区。在巴黎南郊城市维特里(Vitry),10月17日早上9点左右,三名男子持枪闯入当地的一栋别墅。他们踩准了时间,男主人刚刚出门送孩子上学,家里只有女主人。歹徒将女主人绑起来,搜遍整栋房子,最后带着几百欧走了。据警方消息,这群歹徒之所以盯上这家人,是由于“他们刚刚卖掉一家酒吧”。歹徒显然有明确的情报和作案计划。

而就在不久之前的9月23日,在巴黎东郊Villiers-sur-Marne也发生类似的事情。餐馆关门后,亚裔老板被尾随到家遭遇抢劫。暴徒毫不留情地殴打他们,甚至将手枪塞进老板嘴里。“作案者认为,这个街区的亚洲商人有在家里存放现金的习惯”,一名警察向媒体透露。

半个月之前,94省防暴警察大队逮住了一名16岁少年,因为他在今年5月于犹太城(Villejuif)攻击一位老年妇女。这位老太太不是亚裔……但作案者以为她是亚裔。由于“情报”误差,攻击者进错了公寓。他的“上线”要求他去抢劫一位亚洲出租车司机的家,没想到他误闯邻居家作案。

10月3日,一位亚裔妇女在维特里自家门口遭遇抢劫,歹徒开走了她的奔驰车。10月6日,在维特里Ardoines地铁站前,歹徒用枪对准一名亚洲男子的头,逼他交出钱包。

根据报道,数个月以来,马恩河谷省已经有至少6起类似报案,目标都是亚洲商人。

其实不仅仅是在南郊,也不仅仅是商人,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攻击的目标。住在巴黎13区与14区交界处的梁女士7月份回中国了,等回来时发现地下室被盗。而她母亲就在家门口遭遇抢劫、被殴打,连残疾人停车证都被抢走。更不幸的是,10月16日午夜,她的哥哥在地铁站被3个人跟踪一直到家门口,劫匪在家门口对其围攻,要抢他的包。梁先生臀部被捅两刀,头和脸都被歹徒打伤,包被抢走。幸亏还有手机没被抢走,打给家人求救,帮助报警和叫来救护车。据警察透露,袭击梁先生的歹徒都是惯犯,已经多次进出警察局了。

9月21日,一对到法度蜜月的情侣在巴黎凯旋门附近被抢。据当事人叙述,他们驾车在快到凯旋门时转入一条小道,发现车子爆胎了。男的下车查看时,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假装热情帮着看轮胎,趁机偷走了他们车上的手提包。

法国福建同乡联合会会长林品梅向记者反映,9月17日晚,他去巴黎20区美丽城吃饭,看到在大街上一个华裔女孩被两个骑摩托车的北非裔青年抢劫包,并把女生拖行300多米。最后在大家的齐心围堵下,女生被救下。两歹徒骑摩托车逃走。

巴黎一位华裔导游告诉记者,现在针对中国人的抢劫已经到了猖獗的程度。她曾经带一个商人团,住在巴黎高级酒店。本来酒店对外对客人的信息是保密的。但是却有人给其中一位客人留下纸条,指名道姓并说出此人的房间号,要求他拿出钱。客人大惑不解,只好立刻更换了旅馆。

2016年8月,49岁的华人裁缝张朝林在巴黎近郊欧拜赫维利埃市(Aubervilliers)学校路遭暴力抢劫,重伤后不治身亡。事件发生后,旅法亚裔首次团结发声,巴黎举行了“反暴力、要安全”万人大游行,法国各地亚裔为张朝林举行悼念活动。同年10月26日,欧拜赫维利埃市政府,在张朝林被打伤致死的学校路举行张朝林纪念牌揭幕仪式,上书“因为他是中国人,成为攻击目标”。在其受害一周年的时候,施暴者被押上法庭,犯罪嫌疑人首次承认是因为张朝林的亚裔身份,认为亚裔人都有钱,而且有带现金的习惯。

而张朝林去世一年多来,尽管警方对此开展了多次专项治理,但是巴黎的治安状况并没有多少好转。

在巴黎南郊,《欧洲时报》曾经报道7月31日下午,来自老挝的华裔妇女洪某和朋友一起,去位于犹太城的一家会馆参加活动。在会馆门口不远,遭到两个北非裔青年的暴力抢劫,洪某被打倒,头部撞到修路的墩块上,面部被撞破,手提包也被抢走。8月18日,洪某因颅内出血造成脑死亡,20日医生最终宣布不治。《欧洲时报》的采访也揭开了南郊治安不靖的面纱。

在北郊抢劫案频发的四路街区,治安状况依然令人担忧。93省居民委员会主任何林涛对记者说,这里的治安改变不大,张朝林遇难后到现在情况是差不多的。自己就有多次被抢,汽车被撬的经历。好几个参与维权的热心人士也是不断被抢。就在10月21日晚上,华人自发成立的“护送队”在接送华人时遭到围攻,在警察的帮助下,最终将暴徒扭送警察局。

欧拜赫维利埃市市长玛丽亚姆·戴赫卡维就指出,在该市有很多成功的华裔商人,但是也有很多是像生活在这个街区的平民一样的并不富裕的人。他们为家庭的吃住生活而打工奔波,身上并不带什么现金,可是他们仍然遭到攻击。

在华人抗议的时候,警方要求在案件发生后要积极报案,但是这并不容易。目前,巴黎地区警察局有针对亚洲游客的特别报案服务。对于在法国生活的亚裔族群、特别是商人,警方并没有此类服务,然而这里情况也是复杂棘手的。

鉴于巴黎南郊华人治安问题严重,经《欧洲时报》及华人团体反映后,国会议员陈文雄对此十分重视。近日,陈文雄会同94省的国会议员一起会见了该省的省长洛朗·培沃斯特(Laurent Prévost),之后又约见了93省的省长皮埃尔-安德雷·杜朗(Pierre-André Durand ),向他们反映了华人对治安的诉求。

对于一些受害者反应的警局不接报案的情况,省长表示事情很严重,会立马调查,并认为很有必要增加摄像头,并争取落实。杜朗省长认为,的确有针对亚裔的犯罪事件,需要引起重视。他表示,该省有常规性的治安问题讨论会,大概每两到三个月一次,欢迎华人团体继续参加,直接对话。94省暂时还没有这样的对话机制,但是培沃斯特省长表示,如果当地华人需要,也可以组织工作会议直接和华人社团对话,邀请当地华人负责人参与。

陈文雄还会见了巴黎警察总局局长,希望他关注华人的安全诉求,进一步加强案件多发地区的治安。

10月11日,94省省长、有关警局及巴黎犹太城市长等召开治安安全会议,针对当地治安提出改进措施,在洪女士遇害地点周围加速安装监控设备,并同意在洪女士出事地点摆放布条,一方面对洪女士表示纪念,另一方面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解决巴黎治安问题,仍然是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