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逢灿烂的日子》和《情满四合院》里,海一天把两个反派人物演得入木三分。一个是自私自利,道貌岸然的许大茂,一个是浑身痞气的街头混混马京。在海一天的职业生涯里,他演过不少反派人物,奸诈,狠辣,两面三刀,八面玲珑。而在生活中,他是一个内向温和,对人对事都随性的人。

海一天是70后,在北京出生长大,父母也都是文化界人士,父亲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父母工作忙,但对海一天的教育依然很严格,而作为那个年代少有的独生子,少年时的海一天也常有孤独感,因此,他从小向往做一个“坏孩子”,走上街头,和那些成群的“坏孩子”混在一起。初中时,他特喜欢和同学们一起玩。几个好哥们一起逃学,录像厅里看录像,或者在街上闲逛侃大山,都是如今他怀念的好时光。他那会儿学“社会青年”们最流行的打扮:留长头发,穿破洞裤子,走在街上路人都行注目礼,满足了少年的虚荣心。但一回家就完了。“我们家那会儿住电视台宿舍,整个楼上楼下全是中央台的。我爸就骂我,你看你,跟个混混一样,这么长头发,裤子破破烂烂的,出去丢死人了。但那时候我觉得我很酷,我很标新立异,我很是我心目中的那种男孩。”

《生逢灿烂的日子》发布会现场的海一天

漫无目的又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让海一天养成单纯的心性,天天乐呵呵的什么也不上心,没有什么了不得的野心,也没有什么一定要实现的理想。到了要决定未来走向的时候,他还是不上心,觉得“当个厨子也挺好”。但眼见父母对自己充满期待,于是决定考大学“让父母高兴一下”。既然要考大学,那他也打算考个不用太辛苦复习准备的,上海戏剧学院那会儿录取分数低,再想想自己对演戏也有兴趣,得,就这个吧。就这样决定了自己的未来。

说起自己的大学时代,海一天仔细想想,还是觉得都是开心事儿,“青春荷尔蒙爆发的时候,每天都是可开心了,没什么烦恼的事,每天你要想的事就是表演课演什么小品。”不开心也有,也就是受不了上海冬天的湿冷,学校宿舍还不能用电热毯;梅雨季衣服干不了还长毛,也受不了,但“就此养成了讲卫生的好习惯,倒也不错”。

《凰权》杀青照,海一天(饰演太子宁川)、陈坤(饰演六皇子宁弈)

终于到工作之后,海一天才真正开始去面对,人生中的那些“不开心”。作为演员,他观察力强,演技扎实,心性单纯也更能帮助他全副精力投入表演。但性格不善社交,让他总会错失一些机会。不过他终究还是想得开,不管主角配角都好好演,坚持健身,保持着六块腹肌的好身材,也保持着能应对巨大工作量的好体力,机会来临时,他总能把握住。今年两部北京味儿十足的电视剧让更多观众认识了他,接下来《脱身》、《凰权·弈天下》两部大戏他也出演了挺重要的角色。

问他不做演员想干嘛?他毫不犹豫:“烧烤摊老板。”他热爱烧烤,尤其是路边摊,但做演员不能尽情吃喝,这让他一直挺遗憾。这回答就像爱看漫画的小孩子总向往成为漫画书店的老板,孩子气十足。少年心性在海一天身上依然顽固地存在着。

《生逢灿烂的日子》剧照,海一天饰演大马

【对话】

澎湃新闻:像《生逢灿烂的日子》和《情满四合院》有很多老北京色彩。你印象中的老北京最美好的东西是什么?

海一天:蓝天白云,这我小时候才能每天看到,也没见过交通拥堵。生活细节上就是人跟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现在基本都是楼,我小时候住院嘛,大杂院,邻里之间关系非常好。大家有什么事都会伸一把手。不像现在,我连我邻居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街里街坊那会儿,北京最常见的一个打招呼方式,吃了吗?嘛去啊?这个现在都没有了。虽说现在是网络时代,不出家门大多数事儿就可以完成。但人跟人之间的那种人情味的话,还是挺重要的,现在年轻人可能没经历过那种街坊之间的情分,但其实还是向往的。

澎湃新闻:对比一下当时你们的青春和现在年轻人的青春,你觉得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海一天:首先,我小时候那会儿,大家家境都差不多,就你们家有什么,我们家也没差到哪去,不像现在悬殊比较大,这个造成了特别大的差异吧。还有人情的那点东西,现在人情越来越淡薄了。以前可能我们同学几个放学、甚至有可能逃学一起玩。我上学那会儿,几个好朋友一起逃学出去玩,到那录像厅看录像,然后天南海北的一顿乱侃大山。还有那时候很兴学厨师,要是孩子成绩一般,那时候流行让孩子去学门技术,钳工,厨师什么的。

我记得好几个同学成绩不大好,后来去学厨师,回来跟我们还是玩在一起,做饭给我们几个,大家在一起玩,闹,吃什么的,特别开心。但现在,孩子们放学后各回各家,或者去补习班、兴趣班,可能现在做作业也不和同学一起写了?都是电脑了。就没有像那会儿同学们那么亲近了。

澎湃新闻:那小时候你学表演,家里会不会有一些反对的声音。

海一天:那倒没有,因为我家里都是干这一行的,所以好像除了这个以外,也没有其他什么可做的,从小就受这种熏陶,然后好像你就应该理所当然的从事这一行。

澎湃新闻:这样挺好,特别简单自然。

《情满四合院》剧照,海一天饰演许大茂

海一天:对,做演员真的是需要简单一点。要不然的话,就演戏不会演的特别的美好。演戏我觉得还是要单纯,你要是太复杂,你杂念太多,包袱太多就不行。

澎湃新闻:在演艺圈里面,还是善于交际心思活络的,更易得到机会。你是怎么觉得?

海一天:这个不光是演艺圈,哪个圈子都一样,中国就是这么一个文化,你做生意也好,很多事情都是酒桌上谈成的,对吧?我就是特别不擅长这个。

澎湃新闻:但听你说跟朋友翘课什么的,感觉你小时候应该是那种特别皮的孩子。其实淘气的孩子,很多跟人相处的能力是很强的?

海一天:其实不是。我其实是一个特别老实的孩子,虽然干了一些很不像老实孩子干的事儿,那些只是我向往成为坏孩子。比如我特向往去打架,但其实我特别害怕,怕疼,怕被人家给打了,但是就很向往那个,所以可能会模仿一些事来“彰显”自己“坏”,比如可能穿得很酷,很惹人注目,但其实所有的这些,不过是在掩饰内心的懦弱而已。我觉得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脱身》剧照,海一天饰演姜科长

澎湃新闻:你本人是个内向的“老实孩子”,但你职业生涯里面塑造过很多反派的角色,都塑造得很精彩。这个和你小时候向往做个“坏孩子”有关吗?

海一天:这个就是从小到大,因为很向往那种“坏孩子”的样子,所以会对这种人特别的留意。他们的言行,他们的表情什么我会特别的留意,包括一些国内外的影视作品,这些反面角色,就人家是怎么刻画的,人家用什么方式来诠释这个角色,我会特别留意。所以很多东西不是我自己自身的,是我看到了以后,把它用我自己的方式表现出来。

澎湃新闻: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有过特别渴望父母认同的阶段吗?

海一天:有,比如说考大学,考大学就是因为如果我考上大学的话,他们应该脸上很有光。那好吧,既然你们觉得行,那我就考一个。其实我要跟我本人的话,我不太想考大学。而且虽然说你上过大学跟没上过大学,一定是不一样的,但我始终认为表演这个东西,真不是说上了大学,读到博士后了,就是大师级的演员了。有很多很棒的演员,人家从来没学过表演,这就是一种天赋,不是学出来的。我那一届1993年,上海戏剧院表演系的录取分数线是180分还是190分?就是成绩再差,扔色子都差不多能蒙出了个一百多分了,而且你家里都干这个,你对这个又不陌生。所以就是说这是个取巧的捷径,又让他们开心了,然后自己又不用很费劲,所以我觉得还不错。

海一天微博上的《情满四合院》表情包

澎湃新闻:另外还有个问题是想问一下,我之前看你一个采访里面提到一句话,你说你还挺后悔进娱乐圈的,为什么会这么说?

海一天:因为在这圈子里你吃不能吃,睡不得睡。我前两天在重庆拍一个戏,那天工作18个小时。在我这个年龄这么熬的话,真是有点难了,不是一些轻松的事了。到了一定岁数以后,自然而然地开始关注养生了,就觉得这个事情对养生来说非常不好的。

澎湃新闻:我看你身材保持的特别好,这是你“养生”的一部分?

海一天:其实我接触健身非常早,非常早,我18岁开始健身,都是练练停停。然后到2012年的时候,那段时间身体特别差,又开始重新开始健身,那个时候到现在就一直坚持,几乎没有断过中间。

澎湃新闻:现在就是有个说法叫中年油腻,你是怎么看待这个词的?

海一天:挺不好的一个词。人进入中年以后,差不多工作也好,生活也好,基本趋于稳定了,人很容易松懈下来,放松警惕,可能很多东西就不再注意了,特别是企事业单位的,每天坐办公室了,可能真没时间去运动,再加上吃的方面不注意。我是过了35岁开始,新陈代谢各方面全慢了,马上就开始肚子也起来了,脸也圆了,各种指标往高走了。

但是做演员这一行,身体是你最大的一个道具,你不把它弄好,先不说身材的问题,就说体力,这种工作强度,18个小时肯定是扛不下来的。从这些方面来看,发现自己真的做的不够好,必须要重新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

海一天微博上的“大马”同框

澎湃新闻:你前面说的,你其实有时候会后悔进娱乐圈,那如果说不做演员,你觉得你会最想做什么?

海一天:我要做一个烧烤摊的老板,一定得是摊,不能是店。我是特别喜欢吃烧烤,但是因为你做这一行,烧烤这东西真不能敞开了吃,只能偶尔解下馋,然后再去健身房狂虐。

我其实是一个特别爱吃的一个人,但做这行就真不能那么吃,得管住自己,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悔干这行的原因之一吧,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