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舒拉岭址体错

有一个地方,鲜有人涉足,大山深处村里60多岁的老人从没见过汉族人。

然而,这里却集中了一条经典徒步线路该有的一切:多样化的地形、非有志者不能到达的险峻、最原始的民俗风光……

这里就是户外探险的处女地——伯舒拉岭。(本文图片均来自守静笃)

伯舒拉岭

伯舒拉岭行走途中,远方的雪山,隐藏在丛林峡谷中的人家,还有背包的行者……

一片空白的伯舒拉岭

伯舒拉岭在哪?网上的资料寥寥无几,关于伯舒拉岭地理、气候、人文的描述基本找不到,更无任何登山探险记载,算是人文科考、登山探险的一片处女地。

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伯舒拉岭的位置。伯舒拉,藏语意为“勇士山麓”,位处藏东南,呈南北走向,长约320公里,由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唐古拉山脉延续转向而来,属横断山脉最西端的山脉,余脉延入云南贡山县后改称高黎贡山。

2013年10月,守静笃和他的团队翻越梅里雪山,渡过玉曲和怒江,揭开了伯舒拉岭这片神秘土地的面纱。

徒步队伍合影,左起:冰凉、守静笃、木头、浪花、简单(女)。第一天负重爬升2100米,木头出现严重高反,第二天清晨无奈下撤,最后剩下4人完成穿越。

伯舒拉岭线路徒步行程270公里,共徒步15天,历经7个雪山垭口(最高海拔5465米),从南向北贯穿伯舒拉岭核心区域,领略了伯舒拉岭最原始的风貌。

这是一场令人震撼的行走,伯舒拉岭风光优美粗犷、村庄几乎与世隔绝、艽野荒谷的藏家风情、风雪弥漫的雪山垭口、深远的怒江峡谷、美丽的山谷牧场……

一个个美好瞬间,让所有的记忆都充满了温馨,欢喜,总是不期而至。

——守静笃

伯舒拉岭风光

伯舒拉岭有什么?

伯舒拉岭北高南低,南部牧场众多,山谷里森林密布,北部主要为荒原地形,垭口均为5000+,悬冰川分布较广。

雪山——伯舒拉岭5500米以上雪峰林立,有4座6000米以上山峰,均为未登峰,主峰查格腊子,位于伯舒拉岭南部,海拔6155米。

伯舒拉雪山群

湖泊——伯舒拉岭海子众多,大型湖泊有址体错、冲各错、百学错,幽蓝的址体错,翡翠般的冲各错,动人心魄。

伯舒拉岭

原始人文——伯舒拉岭核心区罕有人涉足,保持着比较原始的人文风貌,那些没有汉族人涉足的村庄,人们敦厚淳朴,接待远方的客人总是热情备至,倾其所有,场景令人动容。

种青村

云烟笼罩下的三缅村

地形丰富——从雪山冰川到高原荒漠,从密林到牧场,各种地形地貌一应俱全。高原海子点缀其间,这优美粗犷的风光,必定会带来一场穿越时空感的震撼旅程。

冰川垭口

高原海子

山谷

河流

高山草甸

森林

伯舒拉岭的故事

伯舒拉岭徒步共计15天,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天都有新的收获。

源起茶马古道——守静笃关注到伯舒拉岭纯属偶然,2013年,他本计划探索茶马古道,想在谷歌地图上,从滇藏密如蛛网的茶马古道中梳理,尽选偏僻之处画出一条徒步线路。

某天翻看地图,他偶然发现反C型茶马古道线路里圈着“伯舒拉岭”几个陌生的字眼。

伯舒拉岭,西藏自治区境内的高山,属于横断山脉中的的一条,与他念他翁山、芒康山并行,由青藏高原的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唐古拉山脉延续转向而来,海拔多在4000~5000米左右。

百度搜索仅跳出这几十个字的简介,除此以外,再也查不到伯舒拉岭任何信息,这激起了他莫大兴趣,甚至还有惊喜——这是一片处女地。

伯舒拉岭山脉图

于是他决心深入伯舒拉岭一探究竟,着手研究徒步线路。最后在集中穿越方案中反复比较,最终敲定了翻越梅里雪山、永隆里南山,渡过玉曲和怒江,从伯舒拉岭东南部进入的方案。

守静笃经过分析地形,设计主线路、备用线、下撤线,把心仪的海子、雪山、河谷连接成一条贯通伯舒拉岭核心区的完整轨迹。

守静笃伯舒拉岭徒步轨迹图

翻越梅里雪山——梅里水是徒步的起点,也是梅里神山传统大转线路的终点。

梅里转山路

在梅里转山路上的见闻,让守静笃一行人印象深刻:

小路上转山的藏人络绎不绝,手里拄着青竹竿,杆顶插着香柏枝当做护身符,擦肩而过时,“扎西德勒”不绝于耳,欢喜自足的表情写在信徒的笑脸上。

两个紧紧倚靠的男人,蹒跚而来。左边是个标准的藏族壮汉,脸膛黑的发紫,肩胸宽阔壮实得像扇门板。同伴与他形成鲜明的对比,瘦削得像根竹竿,一阵风都吹得倒,头巾紧裹着头脸,腰佝偻得很厉害,整个身子几乎挂在了壮汉身上。

壮汉的话很直白,“他快要死了,死之前来转神山。”他看了看同伴,满脸的笑意与坦然,似乎诉说的不是生死,只是一场小感冒,没有一丝的避讳,甚至,还透着隐隐的自豪和喜悦——死在转山路上,无疑是一种荣耀。

病入膏肓的男人动作迟缓地扒下头巾,苍白的脸颊透着青灰,眼神黯淡无光,眼眶子瘦得脱了形,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力气出声,只是扯动肌肉,在脸上微微挤出了一丝笑意。

这一路走来的140公里,7个垭口,他不知经历了多少甚于死亡的磨难,朝圣路上的每一步,都是在将生命与灵魂毫无保留地托付。

——守静笃

梅里转山的人群

卡瓦格博转山是藏人神圣的心愿,走进伯舒拉岭后,深山里的藏人每每听说守静笃一行人翻越梅里雪山而来,总是会发出一片唏嘘,眼神里也绽出几分敬意,变得肃敬起来。

梅里说拉垭口

进入伯舒拉岭——怒江两岸悬崖陡立,江水的轰鸣声激荡山谷,公路在岩壁上挖凿而成,公路的尽头一座水泥大桥横跨怒江。跨过怒江,到达绕金乡才算是踏进了伯舒拉岭。

过了绕金大桥,便进入了伯舒拉岭

绕金乡曾经与世隔绝,村民出山都是坐溜索过怒江,通过一条条羊肠小道,与外界保持着联系。这里有多险?我们或许可以从1996年的首批科考人员记录中略知一二:

一尺来宽的羊肠小道缠绕在悬崖上,上望不到山顶,下看不到怒江。两腿发软,摸着悬崖一步一步缓慢挪动,特别险要的地方,不得不用手遮住眼睛,不让余光看到无底的深渊。

如果说,这样的路我还可以自己摸索前行的话,那么,接下来两公里坡度近乎80度的绝险小道,我已经吓得两腿哆嗦,无法自行了。

这时,公安局长前边用肩膀托着我,书记后边拽着我,艰难地、半步半步地蹒跚前行……5公里山路耗了7个小时,直至虚脱呕吐无法站立……

2008年12月16日,扎玉-绕今公路建成通车,四面八方赶来朝贺的人们将怒江桥头堵了个水泄不通。狂欢持续一天一晚,歌声唱哑了嗓子,酒香浸泡整个山谷,满斟的酒碗从人堆里不间断地递送上来,浓情厚意融化在酒里,不喝都不行!

筑路工程师刘友谊伶仃大醉。“这辈子哪怕只修这一条路也值了!”即使过去了很多年,他的回忆依然是感慨万千。

怒江大峡谷

汽车第一次开进绕金乡,村里的老年人被这“突突突”的怪物吓跑好几个,躲进山沟久久不敢出来,这在当地传为笑谈。

艽野藏家——村里从没来过汉族人

沙堆村是古拉乡最偏远的村子,仿佛是个被时光遗忘的角落,传统古朴的藏屋点缀在山坡上,屋顶覆着蓬松的积雪,牦牛群一动不动仵立在野地里,任雪花飘落脊背。

沙堆村

山谷口藏屋有个漂亮的窗台,灯盏花、月季和菊花争奇斗艳,窗口探出两个少女,笑靥如花,忽闪着眼睛冲队员浪花笑着,“上来!上来!”一个劲地招手。

姑娘这么热情,浪花不知所措地傻笑,正犹豫,路过的小伙子鼓励他:“进去,进去,随便进。”浪花鼓起勇气扎头钻进了门。

好奇的村民

这是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年近8旬的广学富(音译)是家主,坐在正屋火炉旁最尊贵的位置上,须发皆白,脸上皱纹刀刻一般,腰杆挺得笔直,像个狮子王,一大群女人围坐在火炉旁的卡垫上,屋子里再没有其他男人。

远方的汉人来访,整个村子都沸腾了,广学富家里就像过节,屋子里的人川流不息,似乎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楼下排好了队,等着依次爬上来参观客人。

——守静笃

守静笃说他们来自成都,一屋子人恍然大悟般“哦哦”地点头,看得出来,成都就像人们说起火星一样的遥远和未知,如果要向他们解释旅行的原因,那简直就是个登月工程。

牧屋里的热情款待

格荣是村子里见过世面的人,粗通一些汉话,格荣说他活了60岁,还是第一次在村子里见到汉人,这句话把简单高兴得合不拢嘴,竖着一根手指舍不得放下,中彩似的炫耀,“第一个哦”。

在藏民家做客

夜色已深,村民们兴趣盎然,客人睡眼惺忪,呵欠一个接一个,终于激起了女人们的怜悯之心,翻箱倒柜搜出还没开封的新被子和新枕头,我们先后钻进了被窝。

队员浪花的处境很不妙,铺位正上方挂着明晃晃的灯泡,一举一动很扎眼,男男女女几十只眼睛紧盯着,众目睽睽之下脱裤子钻被窝很尴尬,他只能强撑着,面带微笑与眼前的大群男女闲聊,所谓聊天其实就是比划。

躺在被窝里,我渐渐看出了门道,每每浪花开口说话,村民们抻长了脖子,目不转睛,屏气凝神,掐着话音一落的那个点齐声哄堂大笑,似乎刚听了个天大的笑话,笑得那个欢啊,人仰马翻——显然,根本就没人在意听没听懂。

浪花伸手比划,满屋子人都木然地望着他,比划完就你看我我看你,直到某个性急的“扑哧”一声,大伙儿便齐崭崭地笑弯了腰,总之,牛头始终对不上马嘴,不过这丝毫没影响宾主间的愉快交流,屋子里欢声笑语不断,热闹得紧。

——守静笃

耄耋之年的老人执意送我们进山,舍不得松手

徒步线路详解

每年走完线路,守静笃都习惯把线路设计图和徒步轨迹都公布到自己创建的长线徒步群,有些队伍会拿着轨迹去尝试,其他线路都有人走过,唯独这条伯舒拉岭线路,自守静笃穿越以后,就没人再去了,足见它的难度和未知性。

伯舒拉岭接近性不太好,如果要穿越,有3个选择:

一是从察瓦龙沿察察公路到目若村,转而向北开始徒步,翻窝比拉或罗由拉,经古拉乡向北纵穿;

二是从八宿进山,翻冲各拉(5465米)向南纵穿,冲各拉下面是冰川,需要冰雪装备;

三是从伯舒拉岭西北的然乌进山,向南或向东南纵穿。

四是翻越梅里神山,经碧土、扎玉,翻永隆里南山,从绕金乡进入伯舒拉岭向北纵穿。碧土到绕金乡约180公里车程。(详见下图)

伯舒拉岭穿越线路设计总图

守静笃的原计划是走蓝色线路,从目若村进山,八宿县城出山,不过由于当年察察公路塌方,到达徒步起点需耗时一周,行走方案改为了从梅里水出发,翻梅里雪山和永南里山,渡过玉曲和怒江,从绕金乡进入伯舒拉岭。

守静笃一行人爬上冲各拉(5465米)垭口后,冰川阻住去路,由于没有冰雪装备,又改道从然乌方向出山。

据他介绍,伯舒拉岭北高南低,从南向北穿越是比较合理的选择,实际行走的和当初规划的也基本一致。实际行程为:

D0、成都—香格里拉

D1、香格里拉—德钦—飞来寺

D2、飞来寺—梅里石—扎西牧场,徒步10小时;

D3、扎西牧场—说拉垭口(4815)—农扎桥—碧土,徒步10小时;

D4、碧土—绕金乡—麦巴,徒步2.5小时;

D5、麦巴—营地,徒步8小时;

D6、营地—岗普错—也的拉(5220)—三缅,徒步10.5小时;

D7、三缅—沙堆,徒步8.5小时;

D8、沙堆—址体错,徒步9小时;

D9、址体错—聪古拉(4895)—种青,徒步10小时;

D10、种青—桂亚拉(4810)—营地,徒步8小时;

D11、营地—屯松,徒步8小时

D12、屯松—扎勒拉垭口(5190)—营地,徒步10.5小时;

D13、营地—打麻过若,徒步8小时;

D14、营地—岗拉垭口(5388)—营地,徒步8小时;

D15、营地—冲各垭口(5465)—营地,徒步9小时;

D16、营地—弄马额—然乌,徒步9小时;

D17-18、然乌—成都

伯舒拉岭穿越线路难点

不确定性——伯舒拉岭山岭纵横,道路复杂,需要相当的导航能力;伯舒拉岭大部分路段有明显小路,部分垭口较为困难:扎勒拉垭口无路可循,冲各拉垭口有冰川阻路,也的拉垭口10月大雪封山;部分河流需涉渡,徒步请谨慎。

冲各拉垭口探路

强度大——这条线路强度非常大,守静笃团队走的线路平均每天爬升1050米,下降920米,7个垭口中,爬升超过2500米的垭口有两个,容易走崩溃。

设计路程时,可根据队伍情况适度降低单日强度,如从目若村进山,强度将大幅降低。

翻越扎勒拉垭口

也的拉垭口

垭口探路

全地形穿越——原始森林、草原、海子、雪山、冰川、激流、沼泽、灌木、乱石坡……各种地形地貌一应俱全,对综合行走技能的要求比较高。

渡河

丛林穿越

耗体能——由于线路距离长,地形复杂,徒步时间长,背负往往在50斤以上,体能消耗大,需要有很好的背负能力和体能。

易高反——高海拔负重行走,全程垭口大多在5000米以上,最高的垭口海拔5465米,需要有很好的高海拔适应能力。

伯舒拉岭最高的垭口,海拔5465米

接近性差——舒拉岭深藏在群山包夹之间,接近性极差。

Tips:

最佳穿越季节——9月-10月,10月如遇大雪,也的拉垭口大概率将会封山,如选择从绕金乡进入,须有备用方案。

野生动物——沿途有盘羊、马鹿等藏区常见野生动物,我们没有遭遇大型食肉动物,但在雪地和泥地上多次见到狼和熊的足迹和粪便,需做好防范。

交通信息——碧土到绕金乡、察瓦龙到目若村需包车前往,梅里导游达瓦次里(13988781078)的哥哥家在碧土,可提前联系租车事宜。

下撤点——线路下撤点较多,均可沿河谷顺流下撤,但线路后半程没有人烟,下撤线路较长,且下撤道路不明显,部分河流需涉渡,需做详尽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