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首席科学家常进在通过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的观测数据完成的一张伽马射线天图前。新华社记者金立旺摄

新华社北京7月25日电(记者喻菲)中国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的首席科学家常进有个特点:吃饭很快。

当上世纪70年代美国科学家通过观测星系旋转,使人们认识到宇宙中有“暗物质”这种看不见、谜一般的存在时,正在江苏泰兴乡下上小学的常进思考的是如何加快吃饭速度。因为家中兄弟四人,谁吃得慢一点就会吃不饱。

这样的生活不光养成了他吃饭快的习惯,也培养了他做事讲究效率且还有些“斤斤计较”的性格。

2011年常进成为暗物质卫星首席科学家后,父母在农村一年大约挣两万块钱。“我父亲去世前老为我担心,如果我把卫星搞砸了,泰兴几万户农民一年就白干了。这是我为什么那么小心的主要原因,我们一定要成功,不能浪费国家的科研经费。”常进说。

1992年,常进刚从中国科技大学毕业到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空间天文实验室工作时很吃惊,中国的空间天文几乎是一张白纸。“就好像到汽车厂工作,却发现这个厂一辆汽车都没造出来。”

他能做的就是整天泡图书馆,把国际上所有高能天文卫星的资料都认真读了一遍。

也就在那时,中国启动了载人航天工程。常进跟着老师在神舟二号飞船上做了一个设备,获得大量太阳耀斑和伽马射线暴的观测数据。这是中国第一次在太空开展真正的天文观测。这个项目现在看来很小,却为中国空间天文发展打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