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基层干部

□法制网记者 陈东升 法制网通讯员 艾璞

2月18日清晨7时,农历正月初三。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新城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副指导员修军走向中队长张旭辉的办公室,像过去3年一样向他问声好,却猛然想起,他已经不在了,泪水瞬时充盈了眼眶……

2月17日中午,张旭辉倒在工作岗位上,经全力抢救3小时后,因公殉职,年仅38岁。倒下时,他的手还紧紧攥着对讲机。

听闻噩耗,修军和同事们怎么都不相信。晚上的每日事故点评会,空了一个座位放了一杯开水,那是大家特意给张旭辉留的,希望他能回来。

张旭辉的父亲张永福也是一位老交警,他家是正宗的“警察世家”。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他对警察职业有一种特有的情结。他渴望穿上那一身帅气的警服,渴望在群众无助的时候伸出援手,渴望追随父亲的脚步伸张正义。

1998年,通过不懈努力,张旭辉考上警校。然而,他的从警之路并非一帆风顺,警校毕业后,因为几分之差没有考上公务员,给人生留下些许遗憾。

挫折没有浇灭张旭辉从警的激情,2002年10月,他加入定海交警大队成为一名交通辅警,两年的辅警生涯让他体味到交警的苦与累,但他对警察职业的爱却日渐醇厚。

父亲张永福曾劝他,要不放弃吧,警察很苦,倒不如找一份其他的工作。他执拗地回应:“我要做警察,我喜欢做警察!”

机会总是会留给有准备的人,2004年,张旭辉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普陀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如愿以偿接过父亲手中的“传接棒”,实现了“警察梦”。

2014年年初,张旭辉调任新城交警大队,凭借着出色的业务水准,短短一年多时间,就升任事故中队副中队长,主持工作。张旭辉牺牲后,同事对数据进行了整理,张旭辉从警生涯累计处理道路交通事故1.2万余起,带头侦破或参与侦破道路交通肇事案件150余起,抓获交通肇事违法犯罪人员120多人,其中办理交通肇事逃逸等疑难案件75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侦破率100%。

在工作中,张旭辉的脾气“又臭又硬”。有同事叫他“铁人”,中午从不休息,晚上多半在工作,有事情多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喜欢“琢磨琢磨”。也有同事叫他“犟驴”,对自己认定的观点,即使面对领导也坚持己见,而事后回想,他对事故的定性都相当精准。更多的同事则喜欢叫他“工头”,因为每每电话响起,多半是他要布置工作。春节前,他带领事故中队民警连续奋战,排除交通安全隐患34处,就在他牺牲的前几个小时,他还特意让修军去看看隐患的治理情况,并嘱咐一定要细致。谁能知道,这竟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叮咛。

2009年,张旭辉被市交警支队评为十佳执法能手,2011年被普陀公安分局评为优秀个人,同年因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侦破工作出色被嘉奖;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2015年和2017年两次被新城管委会评为优秀个人。

张旭辉每年要处理上千起交通事故,他的办公室经常“宾客盈门”。有同学、有老乡、有亲戚、有朋友,目的无非是“通融通融”。对此,他始终坚持“公”字当头,秉公执法。

2017年5月,辖区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方当事人通过朋友找到张旭辉,希望在处理的时候少担点责任、少赔点钱,并表示会给予好处。张旭辉只说了一句话:“法律比我大,死者比我大,事实比我大,我有什么权力胡乱判定?”说完把朋友撵出门。

张旭辉作风硬朗,但也有“柔情似水”的时刻。事故处理中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次打完“硬仗”之后,要到张队家里聚一聚,前提是必须所有人都带上家属,缺一不成席。在这一天,张旭辉会褪下硬汉的“外衣”,亲自下厨烧一桌好菜,大伙吃顿便饭,聊聊天,缓解一下紧张忙碌的工作节奏。每当这时,张旭辉会向家属们解释近期工作忙的原因,打消家属们心里的顾虑,并献上真诚的歉意。这种特殊的“家属汇报会”,让大家的心贴得更近。张旭辉常说:“一个铁打的团队,需要每个人的付出,更需要家属在背后的默默支持。”

张旭辉是一名好交警,却不是一位好儿子、好父亲,因为忙于工作,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他和父母一个月也见不了几面,同为警察的父亲能理解,但母亲经常唠叨。多年来,他和妻子忙于事业,女儿经常是老人帮带,每当说起女儿他总是默默流泪,这种愧疚痛彻心扉。

2月18日,同事在整理张旭辉遗物时,却发现很难找到他的工作照,这何尝不是战友心中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