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为了美不要命,原来是真的!

自从整容术被解锁之后,在脸上动刀的妹子们就越来越多,面对全网尖下巴、高鼻梁的蛇精脸,人们开始怀念“没有整容的年代那些纯天然的美女”。

对此,萃花只想说两个字,呵呵!哪怕时间倒退1000多年,你们想看纯天然美女的愿望怕是也实现不了~~

因为那时候虽然没有整容,但却有效果堪比毁容的化妆术!无论是“纯天然”还是“美女”都是不存在的!

时世妆、血晕妆,总有一款丑哭你

唐朝一直是女同胞心中的穿越圣地,因为可以随心所欲地吃,无所顾忌地胖!但看完她们的妆容之后,如果你还没有改变主意,萃花绝对敬你是条汉子!

首先是形状诡异,每一款都在挑战审美极限的眉形:

还有面积占整张脸一半以上,神似重度烧伤的腮红:

▲ 新疆阿斯塔纳唐墓出土绢画

硬要把血盆大口涂出樱桃小嘴效果的唇妆:

▲ 唐代女子唇妆

摸着良心告诉我,你能hold住哪一项?这还不算完,除此之外还有额头上的花钿,两颊酒窝处的面靥,和眼角处的斜红。

萃花想象了下把整套妆容集中在一张脸上的效果:

▲ 新疆阿斯塔纳唐墓出土的泥头木身俑

然后忽然有点同情唐朝的皇帝们,满朝妃嫔站到一起的杀伤力,啧啧……

▲ 《唐人宫乐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不过,坚信没有最丑,只有更丑的大唐妹子们并没有就此止步,她们后来又折腾出了时世妆和血晕妆。

时世妆的最大特点,是八字眉和涂得乌黑乌黑的嘴唇,此外,不施底妆,直接将脸涂成红褐色。虽然化妆的步骤比前面简略了很多,但整个妆容怎一个丧字了得!

乌膏注唇唇似泥,双眉画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本态,妆成尽似含悲啼。——白居易《时世妆》

▲ 现代人复原的时世妆

之后出现的血晕妆就更奇葩了,剃掉眉毛之后不画假眉,而是用或红色或紫色的颜料在双眼上下,画个三四条像疤痕一样的痕迹。

长庆中,京城妇人去眉,以丹紫三四横,约于目上下,谓之血晕妆。——《唐语林•卷六》

▲ 河南安阳赵逸公墓壁画

而就是这种看起来像强行吸猫失败,被喵星人赏了两爪子的妆容,至少有5年时间内都是时尚潮流的象征。只能说,时尚这件事,实在也是没什么道理可言!

在奇葩审美面前,世界是平等的

大天朝的画风按现在的审美标准看,跑偏了不是一点点,那是不是能看看金发碧眼的欧洲妹子们洗洗眼呢?答案同样是残酷的!

在90后都遭遇脱发危机的今天,“发际线后移1厘米,颜值下降20分”几乎已经成为全民公认的真理。

可在文艺复兴时期(14-16世纪)的欧洲,这句话大概要反过来说才成立。当时光洁饱满的额头是评定颜值的重要标准,因此对发际线的唯一要求就是一定要高高高!

▲ 意大利画家波拉尤奥洛作品《青年女子像》

为了抬高发际线,姑娘们想方设法也要除掉前额的碎发,拔掉、剃掉、甚至是腐蚀掉!如果仅仅是抬高发际线也就罢了,虽然不太美观但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毕竟脱发星人照镜子的时候天天见)。但她们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在去除毛发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眉毛?不能要!

▲ 你们的女神蒙娜丽莎不仅发际线高还没有眉毛

眼睫毛?还是不能要!

▲ 荷兰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作品《一个年轻女人肖像》

到了17-18世纪,终于不再折腾毛发的欧洲妹子们,一改之前做减法的套路,开始往脸上贴东西。

她们爱上了往脸上贴 “假痣”,没错,就是假痣,我们费钱费力的要“激光除痣”,她们却用天鹅绒剪成各种形状往脸上贴!

▲ 法国画家布歇笔下帖假痣的少女

据说一开始,这种“痣”是为了遮掩战士们脸上的伤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黑色的“痣”会显得脸更白,后来“贴痣”摇身一变成为了贵族之间的潮流!

▲ 贵族用做装饰的“痣”

现代整容要钱,古代化妆要命

别看上面萃花提到的中西方妆容各有各的丑法,但却神奇地有一个共同认知,那就是一定要白,而且最好能是白到透明、白到反光的那种白!无论是米粉还是珍珠粉好像并不能满足这个要求,那怎么办呢?大家就将目光投向了铅粉。

▲ 古代的铅白

唐朝姑娘们化妆的第一步就是涂铅粉。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也疯狂迷恋铅粉,每天都要涂上厚厚的一层,再在脸上画几道血管,造成自己白到透明的假象!

▲ 伊丽莎白一世肖像画的共同点,就是白

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铅是有毒的,天天把铅粉涂在脸上,结果可比现在用一些化学类化妆品严重得多。据说当时不少美女向英国女王看齐,结果中毒而死。

不过铅粉并不是美白大军生命的头号杀手,因为水银和砒霜表示不服!

早在春秋时期,水银就曾经出现在妹子们的梳妆台上。当时秦穆公有个女儿叫弄玉,是个美白狂热爱好者,她有一种特制的美白产品叫“飞云丹”,其主要原料就是水银。

“秦穆公女弄玉有容德,感仙人萧史,为烧水银作粉与涂,亦名飞云丹。”——唐马缟《中华古今注》

▲ 《中华古今注》中关于飞云丹的记载

如果说这个故事听起来像个传说,那西方妹子们的事迹就可信多了。还是文艺复兴时期,她们发现将水银涂抹到皮肤上,通过光的折射作用会让皮肤看起来很有光泽。于是,在铅粉之外,她们又解锁了水银美白!

长期使用水银的结果可想而知,汞中毒、疾病缠身、甚至直接挂掉!

到了19世纪,她们不再满足于外敷,开始内服,不过服的不是水银,而是砒霜!

英国有一种以砒霜和碳酸氢钾制成的药叫福勒氏溶液,在当时就被当作让皮肤白皙红润有光泽的营养液服用。据说,那时候英国画坛的超级名模伊丽莎白·西德尔,就是福勒氏溶液的忠实粉丝!

▲ 《奥菲利亚》就是以伊丽莎白·西德尔为模特画的

妆容蜜(chou)汁(chou)审(chou)美(chou)也就罢了,但为了这么奇葩的妆容还要服毒,甚至把小命都赔上,古代妹子们的生活也是苦逼。

萃花忽然无比感激能生在现代!

更多内容,请关注”艺萃”

本文为艺萃原创,转载请私信艺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