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人口专家左学金:为什么说改革开放使人口红利得到了有效利用)

改革开放与人口红利有什么关系?中国什么时候劳动力开始下降?未来我们的低生育率还将持续吗?上海的老龄化和什么相关?……谈及“人口”问题,眼前这位谦谦儒雅的长者,言辞间闪烁着思辨与睿智。

作为人口经济学专家,左学金在经济领域和社会保障领域均颇有建树。他曾赴美国匹兹堡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也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最早一批“海归”,是社会科学重大课题和自然科学基金重大课题的首席专家。

术业有专攻,左学金教授数十年来躬耕于人口经济学、人口迁移城市化与城市空间布局、劳动就业与社会保障等领域。在他担任市政府参事期间,人口老龄化、社会保障与城市空间问题亦是他建言献策的主要领域。先后卸任上海社科院常务副院长和经济研究所所长后,年近70的他仍然忙于主持课题研究、指导研究生和参与社会活动,忙得不亦乐乎。

在左学金看来,在利益诉求日益多元化的社会,在重大政策问题上达成社会共识并非易事。而作为一名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就是要将科学态度与社会责任结合起来,唯实而不唯名、不唯上。

回首改革开放以来人口发展脉络这根线,他有太多话要说——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国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只能窝在农村

上观新闻:许多学者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人口红利对推动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作为人口经济学家, 您怎么看“人口红利”的作用。

左学金:“人口红利”确实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作出了重要贡献。所谓“人口红利”,是指在一个时期内人口生育率迅速下降,少儿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快速下降而老年人口的比例相对稳定,劳动年龄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较高,为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的人口条件,整个国家的经济呈高储蓄、高投资和高增长的局面。

新中国成立以后,正好经历了从1950到1960年代(除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以外)的高生育率(平均每位妇女生6个孩子)向低生育率的转变。我国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从1970年平均每位妇女生育5.81个孩子,下降到1979年的2.75和1980年的2.24,短短10年下降了一半以上。一个人口规模巨大的发展中国家,生育率如此快速下降,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的。从1991年开始,我国的生育率降低到生育更替水平2.1以下,此后一路下降到近年的1.5左右。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1950-60年代出生的人群进入劳动力市场,而他们在1970-90年育龄期生育的子女较少,所以中国就开始出现了人口红利期。

上观新闻:改革开放与人口红利有什么关系呢?

左学金:人口红利只是一种人口学现象,是推动经济增长的一种潜力。但是这种潜力能否实现,能否真正发挥作用,还需要有合适的经济制度。打个比方来说,人口红利好像是一粒种子,需要适宜的土壤和气候条件才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如果没有,这粒种子就会慢慢萎缩、失去活力。

在改革开放以前的计划经济时期,我国实施赶超战略,优先发展重工业,吸纳就业的能力较弱,无法创造足够的就业岗位来吸纳城乡快速增长的劳动力。大量农村富余劳动力(包括下乡知识青年)只能窝在农村,收入很低,贫困发生率很高。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劳动投入的边际产出很低。通俗的说,如果两亩地只需要一个劳动力,再增加劳动投入并不能有效地增加土地的产出。

上观新闻:您是说,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我国的人口红利将无法得到有效利用?

左学金:正是这样。在计划经济时代,为了避免农村富余劳动力大量进入城市造成大规模的城市失业,政府采取各种措施限制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迁移。当时农民进城探亲访友都要报临时户口,更谈不上就业了。

文革期间我国还开展了大规模的“上山下乡”运动,背后的一个重要考虑,是要解决知识青年的就业问题。当然这只能是权宜之计,因为从长期来看,这无法真正解决就业问题,反而会加剧农村人多地少的矛盾。实现工业化,推动非农产业的发展与就业才符合经济规律的发展方向。

上观新闻:为什么说改革开放使人口红利得到了有效利用?

左学金:改革开放后,我国逐步实现了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型,从政府配置资源转向市场配置资源,当然也包括劳动力资源。

我国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政策举措来解决农村富余劳动力问题,如允许农民“离土不离乡”发展乡镇企业,允许农民自带口粮到小城镇落户,或者迁移流动到城市地区就业。除此以外,我国对外开放,积极引进外资,丰富的劳动力资源与引进的外资相结合,加快了我国工业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庞大的廉价劳动力,尤其是数以亿计的农民工,是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尤其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高速增长的重要力量。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国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只能窝在农村,处于隐性失业状态,无法得到就业机会,大量农村人口陷于贫困。

需要强调的是,人口红利不会长期持续。因为我国在1950-60年代出生的庞大人群在2010年以后逐步进入老年,而他们的子女数量较少。所以,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相对于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的老年抚养比将快速上升。我国老年抚养比2000年是9.9%,2010年是11.9%,2016年是15.0%。劳动力的稀缺性增加,我国人口红利正在终结。

假如我国晚30年开始改革开放,劳动力资源丰富的人口红利期就过去了。正是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使我国劳动力资源丰富的优势得到充分利用——这是中国之幸。

上观新闻:那么,中国什么时候劳动力开始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