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秒钟开锁起步费100元、换淋浴喷头200元、安灯均价30元、安一个插座十几块、墙上打孔40元……在城市中生活,免不了需要一些上门安装维修等服务。这些服务并不复杂,材料费很低,但是收费却不低。既然并不复杂,那高收费又从何而来?

30日,闫豹在济南东部一新建小区刮腻子。他的工资是当日结算,每天260元。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师胜 摄

装灯的钱比灯还贵

活虽小价格却不低

济南市民蔡女士最近正在装修,主基调是北欧风,用了不少装饰的小灯。灯还没装完,装灯的人工费就已近千元。有一次只是安装一个普通的吸顶灯,报价为每个30元,直接超过了买灯的费用。

无独有偶,济南市民张女士出门时不慎把门反锁,赶紧从网上找来开锁师傅。“师傅上门后拿出一根铁丝,捅进锁眼一转,锁秒开。”100元的报价瞬时让张女士大吃一惊,而这只是起步价。

毕业刚参加工作的小李租住在济南和平路附近一老小区。房子里的淋浴花洒与水管接触位置漏水,找附近一家五金店老板来修。老板拿着管钳,三下五除二掰掉锈蚀的老花洒套件,换上一套新的,要价250元。小李好不容易才砍价到220元。随后,他从网上一搜,类似花洒套装只要49元。

空调安装、电器维修、通水管、通马桶、燃气灶维修……这些需要动手能力的小活,都市白领普遍不擅长。但这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家政服务,随便一项收费就是一二百元。

水电工月入八千

算下来却所剩无几

闫豹今年31岁,刚在老家济阳区买了房子。从2011年开始他就在济南从事水电工的工作。当然,作为一个小工头,抹墙、刷漆他样样都行。30日,记者在金域蓝山见到了正在装修的闫豹,个不高、很精瘦,干起活来很麻利,他的牛仔裤和上身的工装上还残留着不少腻子粉。

“工资按天结算,每天260元,每个月只休息两三天。”闫豹介绍起自己的工资,如果按一个月都不休息算,能赚8000元左右。

根据齐鲁人才网的统计,去年济南企业职工平均月薪是5331元。如此看来,8000元工资确实不低。

不过,闫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房贷每个月近3000元;两个孩子还上着培训班,这也是花销的大头;在车站北街租的房子,每月350元;还有一家人的吃穿用度。这么算下来,这8000块到头来也就能剩下两千多点。而且除了房贷,其他费用都在涨。“瞅着自己的那点存款,现在只要有活就干,一般不休息。”

济南“以美致家”的老板王彬在济南从事装修行业多年,他对人工费上涨有着切身感受。一个水电工,按天计算工资,2015年是180元,2016年200元,2017年220元,今年是240元到260元。他还介绍,虽然大小有异,但在济南安灯均价就是30元,是个公道的价格。

“在济南干装修和从事技能工作的,以济南周边市县区的居多,多是在济南租房子住。”王彬介绍,房价上涨,物价也在涨,他们的生活成本增加了,人工费每年涨也很正常。

澳洲人工费有多高

瞅一眼就是1500元

“我老爸是教语文的,但家里的活啥都会干。每次来济南看我,都要把家里坏掉的灯换一遍。他还专门买了一个工具包放在我家,里面钳子、螺丝刀、米尺啥都有。”在济南工作的张女士介绍,但是现在找的男朋友啥都不会干,动手能力和老爸相比相差甚远。

老一辈人家里的琐事基本都能搞定,这是很普遍的现象,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为啥就不行了?

济南一所大学的老师荀奕曾在澳大利亚留学两年,对当地的教育和生活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她看到,当地的男孩子动手能力普遍很强,可以当做借鉴。“这首先跟当地的教育体制有关,在7-12年级,相当于中国的初中和高中,孩子有多门选修课,其中有家政课,包括养鸡、种花种草、做饭、织毛衣等等。”学校一般会规定,技能型课程必须修一到两门,而且,当地职业技术教育很发达,在澳洲叫TAFE。高中毕业后,很多学生选择TAFE,学洗剪吹、挖掘机、电气焊等,拿到证书后很好就业。

还有一方面是当地的人工费很高。“一般有出诊费或者叫出场费,在100-150澳元之间,相当于人民币约500-750元。这还只是上门费,如果更换设备就更贵了。”荀奕还讲了一个例子,一次朋友家热水器坏了,维修人员上门看了一眼说管子漏水了,这就是300澳元,差不多相当于1500元。

当然,最重要的是大环境逼就的。当地地广人稀,如果家里坏了东西叫人帮忙很麻烦。所以,澳洲家庭中大多备有Garage,也就是车间,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维修工具,家里东西坏了就自己修。男孩子待在车间里的时间很长,动手能力强也就很正常了。

济南一所小学的老师也表示,对动手能力的教育,是基础教育阶段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不过,在教育方面也有一些新动作,比如科技创新教育、steam教育等,每个学校虽然教授的知识不一样,但也教给孩子很杂的知识,类似机械、电子、数学等。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师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