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的世界注定危机四伏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wayaway

就在不久前的9月12日,《星战前夜》(《EVE Online》,以下简称为《EVE》)欧服曝出了一件造成《EVE》历史上损失最大的策反事件。

游戏中一大联盟的高层人员突然叛变,把自家基地拱手相让给敌方,使得联盟里成千上百的战士突然失去了自己的家园,造成高达数万亿的游戏内经济损失,而敌对势力幸灾乐祸地聚集在他们曾经的家里大肆庆祝,不得不说真是赔了金子又折了面子。

作为一款太空星战类的网游,《EVE》在大多数玩家眼中是个比较特殊的游戏。一方面,《EVE》世界里浩瀚无垠的星空往往让玩家心生向往,另一方面,《EVE》特有的复杂系统又常常使得新手玩家望而却步。事实上,在经过多次大型版本的更新后,《EVE》的新手教程已经非常亲和简练,任何一名有心的玩家都可以很快地投入到宇宙中去。

不过,即便是在优化了教程和系统之后,《EVE》依然不是一个适合大多数人的网络游戏。广阔的星河、几百种各具特色的舰船、复杂严谨的物品和经济系统,这些《EVE》的游戏特色都是在为一个核心玩法服务:尽量真实地模拟一个虚拟社会。也就是说,《EVE》是一个比现实更残酷、更直接的世界,是一个人心叵测、尔虞我诈的世界。除了扮猪吃老虎、翻脸不认人等一系列常见的阴谋诡计之外,最能反映《EVE》世界诡谲多变的无疑是那些永远存在于星空阴影下的特殊群体:间谍卧底。

常言道:哪里有人,哪里就有二五仔。这个在《EVE》世界中被各方忌惮,又被各方默认存在的群体,往往可以在战火纷飞的世界里凭借一己之力起到改变局势的作用。

史上最大的叛变事件

这次叛变事件发生在9月12日凌晨。Circle of Two(COT)是《EVE》里全宇宙最大的联盟之一,这一天,该联盟的首都大型堡垒突然被更改了权限,联盟的所有成员一时间都无法再访问自己曾经的基地。此事的始作俑者是The Judge——联盟的首席外交官,同时还是星际玩家议会(CSM)的一员。CSM是一个负责搜集玩家的意见,将这些意见汇总并传递到开发人员手中的组织,可以算是半个GM。

The Judge的行动显然是早有预谋的,他在得手后迅速将自己权限下可以控制的军团财产转移至联盟的敌对方手中,包括大量的货币、材料,甚至还有许多超级旗舰,乃至昂贵的泰坦。这些资产的损失总计高达1.5万亿ISK(《EVE》中的货币单位,约合人民币15万元),创造了《EVE》世界中的一个历史纪录。

同时,The Judge还将联盟首都这座堡垒也转让给了敌对的GOONS联盟。GOONS的成员看到天上掉馅饼无疑心里乐开了花,并迅速集结到这里,在太空中摆出一个“LOL”的造型表达自己的喜悦。此外,他们还用无数反跃迁力场将整个堡垒的外围环绕起来,不打算让任何敌对势力有拿回自己资产的机会。

不费一枪一弹占领敌人首都,GOONS的成员当然是高兴坏了

作为受害方的COT可算是倒了霉,大量联盟成员在瞬间失去自己的主基地后不知所措。虽然他们的个人财产不会因权限问题被盗走,然而这些星河战士的武器如今大多沦陷在敌占区,武力这一原本唯一的解决途径如今也走不通了,他们士气之低落可想而知。

权衡再三后,他们有的选择就地将自己的战舰贱卖给敌对势力,以求保留一线生机;有的则干脆就地加入敌对阵营,反正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和自己多年的苦心经营比起来,和谁结盟、跟谁打仗并不是最重要的事。COT的首席执行官gigX就更憋屈了,愤怒的gigX很想顺着网线去砍了这位昔日的下属,他在游戏的公共频道中直接追问The Judge的家庭住址,结果,游戏开发商CCP Games立即以“游戏外威胁”为由,将他永久封号……

受害者gigX愤怒地表示要砍人

The Judge在COT已经整整待了5年,事后他把背叛联盟的主要原因归结为他和首席执行官gigX的个人恩怨。按照The Judge的说法,作为星际玩家议会的一员,他和开发人员走得比较近,而gigX却明确表示了对CCP Games的厌恶之情,并且时常将这种厌恶转移到The Judge身上。

心灰意冷的The Judge被敌对人员策反,最终选择以背叛联盟的方式实现对gigX的报复,对于COT在这次事件中的损失,The Judge甚至说:“我为这个联盟付出了多少,在离开的时候就要表现出多少。”

一段高层的恩怨,却要让整个联盟的成员都背锅,这看起来并不合理,但其实却很《EVE》。

大盗窃国

The Judge的背叛使COT损失惨重,几乎丧失了基本作战能力。《EVE》世界里原本胶着的战争形势慢慢地开始变化,天平在向着另一方倾斜。不过正所谓“小盗窃钩,大盗窃国”,在《EVE》历史上,因为间谍和策反导致的高层叛变,致使整个联盟顷刻间几乎覆灭的事例并不是没有过。

另一个有名的受害者,就是在《EVE》历史上多次扮演重要角色的联盟Band of Brothers(BOB)。2004年,大北方战争的获胜方组成了一个新的联盟“Cookies, Cake, CreamandPie”(C.C.C.P。),由于名字和开发商CCP Games过于类似,他们最终改名为Band of Brothers。

大北方战争结束后,一路高歌猛进争权夺地的BOB提出了“顺时针行动”的构想,意图以顺时针绕行的方式统一《EVE》的宇宙,摧毁一些敢于拦路的势力和敌人。虽然此计划很快因为过于异想天开而被终止,但BOB联盟当时的野心可见一斑。在BOB如日中天的时代,GOONS联盟还是一个新手团性质的群体,他们主要的战斗策略是以人海战术来弥补技术与装备的不足。GOONS联盟攻占了一些区域后,将矛头转向了BOB联盟的地盘,可BOB是当时少数掌握核心T2技术的联盟,在强大科技的碾压下,以新人为主力的GOONS联盟很快败下阵来,但是双方的梁子也就从此结下了。

T2科技的战舰虽然造价昂贵,但是在火力、防御等各项性能上都有相当大的优势

此后的BOB几乎是无可阻挡,他们针对当时《EVE》中最大的联盟Ascendant Frontier发动了“钟摆战争”。虽然Ascendant Frontier有强大的工业能力,还建造了《EVE》历史上的第一座空间站和泰坦,但是在更具战斗素养又士气高涨的BOB联盟面前依然无法抵抗。整个战争只持续了数周,这个大型联盟便被BOB摧毁并吞并。

面对日益强大的BOB,与BOB有一战之仇的GOONS联盟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后,联合了东方几大势力,组成Red Swarm Federation(RSF)大联盟,针对BOB战线过长的特点,越过BOB的防线对其核心星域进行打击。BOB联盟在补给不利,并且损失一艘泰坦后不得不收缩防守,留下大量来不及转移的物资,成为RSF的战利品。

这次战略撤退十分奏效,BOB放弃了大量占领领土去固守家园,但是在本土作战的优势弥补了之前战线过长、补给难以跟上的缺点。在自家的Delve星域,BOB的战士和RSF以及其他联盟展开了殊死缠斗,凭借出色的战斗素养和精良的装备支持,狠狠地打击了来犯的敌人。

在那个年代泰坦的数量十分稀少而珍贵

随着反BOB势力的一艘泰坦在NOL-M9行星系被BOB联军击毁,泰坦所属的联盟RedAlliance不想再继续这场拉锯战,以免造成更大的损失,最终迅速撤出了战斗。RedAlliance的撤出产生了连锁反应,敌方的联军纷纷宣布退出战斗,BOB立即出击将已经士气低落的敌对势力彻底赶出了自己的领土。

随后的日子里,双方互有攻守,但是都无法取得有效的进展。眼看战争进入了彻底的拉锯战,可是在2009年2月5日,作为反BOB联盟核心成员的GOONS动用了间谍力量,策反了BOB联盟的两位高层领导,这两位高层不但大量侵吞了BOB联盟的物资和财产,还通过操作将BOB联盟整个解散。一夜之间,包括Delve星域在内的3大星域共计126个星系成为无主之地,35座BOB联盟的空间站进入了争夺状态,大量跃迁桥梁、旗舰生产阵列、旗舰停靠POS停止运转。除此之外,GOONS还立刻以BandofBrothers的名字成立了一家军团,霸占住了这个曾经仇敌的招牌。

一夜之间,国土沦丧

事后,BOB组成了新的联盟,试图在Delve星域重新建立主权,但是已经大军压境的敌人是不会给这些失去了武器和防御的人丝毫机会的。BOB这个成立5年、拥有3000余名成员的老牌联盟毁于一旦。事件发生后,整个《EVE》世界都为之震惊,一场规模浩大,原本可能要持续几年的战争仅仅因为几个卧底和间谍瞬间颠覆,这在《EVE》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人心隔肚皮,我们很难知道当年被策反的高层是出于什么心理走出了这一步,不过从结果来看,还是应了那句在现实社会中都显得赤裸裸的话:“忠诚,只是因为开出的筹码不够。”

在别人设计的局中

当然了,当间谍和卧底,通过见不得人的手法来结束战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大家都是凡人,想要骗取另一个玩家的信任,没有点机缘巧合和看家本领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在《EVE》里,间谍的功能并不只是策反和潜伏,他们所做最主要的工作还是情报收集,但这看似普通的工作,却能带来极其丰厚的回报。

几年前,在《EVE》国服的晨曦服务器曾经发生过一起由谍报人员发现,并精心策划的泰坦击杀案。事情的起因是,A军团在2013年6月20日晚通过埋伏的内线间谍截获了敌对联盟私下交易泰坦的情报,并且很快初步确定了交易时间和地点。A军团立刻着手准备专门用于反跃迁的重型拦截机,给专门用来攻击超级旗舰的无畏级战舰准备燃料和弹药,以便随时进行闪击战。

无畏级战舰就是一把锋利而脆弱的利剑,专门以火力输出、一去不还的状态投入到旗舰战争中

第2天下午,谍报人员开始全时段地对敌对势力的语音系统进行监听,争取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下午4点,A军团得知双方确定在当晚8点进行交易。下午6点30分左右,买家告知网银存款不足,需要延迟交易时间。A军团顺势继续集结军队,并完成了和友军的合流。晚上9点50分,A军团监听到购买方已经交易完毕,需要调整泰坦的跃迁位置,伏击舰队急行军进入其他星系以规避交易方的侦察。就在这时,A军团又监听到了另外一件泰坦交易即将进行。

晚上10点左右,终于监听到泰坦地点的舰队迅速行动,将正处于隐形状态的泰坦撞出,并且使用重型拦截机干扰跃迁引擎。毫无防备的神使级泰坦在有备而来的无畏级舰队火力下只坚持了短短5分钟,便化作了宇宙中的尘埃。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作为苦主的交易双方似乎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有针对性的阴谋,对自己的行动从头到尾已经被间谍监听毫不知情,固执地认为这次泰坦陨落不过是个巧合,他们决定让下一笔泰坦交易继续进行。A军团的伏击舰队立刻急行军穿过多个星系,进入伏击位置待命。果不其然,当晚11点20分左右,谍报人员确认交易完成,舰队迅速进入指定位置将正准备离场却刚好不幸掉线的泰坦抓个正着。11点32分,俄洛巴斯级泰坦在猛烈的炮火下被肢解成了碎片,交易双方这才醒悟过来,自己自始自终都一直在别人设计的局中。

俄洛巴斯级泰坦

这次事件是《EVE》国服历史上比较有名的通过间谍情报达成作战任务的例子。由于交易双方当时属于互相敌对的两大联盟,因此交易只能在私下悄悄进行,在无法得到联盟情报网支持的情况下,间谍介入就有着很大的空间。

此外,这次交易方通过官方禁止的RMT方式(Real Money Trading,用现实货币购买游戏货币、道具的行为)来购买泰坦,可最终到手的泰坦发动机还没捂热就被击毁,一时间成了国服玩家的共同谈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话说回来,虽然《EVE》的世界里看上去危机四伏,身处其中朝不保夕,但政治、军事上的勾心斗角也正是《EVE》的特色之一,正因为《EVE》是一个可以反映现实世界的游戏,所以它才会让人如此着迷。在这个游戏里,你的出生、经历、见闻都不受限制,可以完全自主;你身边的朋友、所属的军团和势力也都可以由你自己选择。这些选择往往反映出了一个人的性格和习惯:自由散漫的休闲党身边肯定是一群性格平和的同好玩家;中二患者一定被一群同样中二的人拉着满宇宙“乌拉”找存在感;老奸巨猾的海盗窝里肯定是一群同样身经百战但向往自由的老兵;喜欢勾心斗角、政治阴谋的人往往会很快成为军团高层,当然他身边的人也都不是善茬……

网游世界往往也是真实世界的映射

在网络游戏自由的环境下,玩家们往往会更容易展现出自己真正的内心性格。比如下面这位叫做Darvo Thellere的玩家,他几个月前在reddit上写下了自己在《EVE》世界中“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故事,就连敌手都佩服他的执着与坚持。

事情起源于2013年,当时初入《EVE》世界的Darvo Thellere还是个懵懂无知的新人,他决定和朋友们一起,靠自己的力量慢慢探索这个未知的宇宙。于是Darvo Thellere成立了一个军团,并在招新宣言里写道:“《EVE》新手,找更多志同道合的新人一起探索宇宙。”

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新手宣言,却被一个新人杀手盯上了。这位叫做kackpappe的海盗找到Darvo Thellere军团的驻地,开始疯狂且反复地袭击这个没有任何背景和战斗力的新手军团。Darvo Thellere尝试过反抗,可是在经验老道的海盗面前败得很惨;Darvo Thellere也尝试过消极对待,盼望对手耍得无聊了之后能放他们一马——最后,kackpappe确实放弃了屠杀这些毫无战斗力的新手,但那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

我们都知道,《EVE》里的新手是极其脆弱的,他们不但需要大量的时间消化游戏复杂的内容,还需要一个稳定而相对和平的环境作为自己的立足之地。没有任何新人能在战乱环境中不靠任何背景幸存下来,所以结果可想而知。由纯新人组成的Darvo Thellere军团在这次骚扰后基本上已经土崩瓦解,Darvo Thellere想依靠自己和朋友的力量在宇宙中闯出一片天地的梦想破灭了,与此同时,kackpappe就像一只吃饱了独食的狼擦擦嘴就走人,其他玩家被毁掉的游戏体验对他来说一文不值。

愤怒和不甘充斥着Darvo Thellere的内心,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着:“我不知道会是将来的哪一天,会是用什么方式,但是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

Darvo Thellere的愤怒就像火焰一样猛烈

接下来,Darvo Thellere将所有精力放到了PvP练习上,他加入了一个常年处于战争状态的联盟,随着联盟一起出征了多次战役,从最开始的紧张和不知所措,到慢慢地开始习惯,甚至喜欢上了星际战争的刺激和狩猎感。但是很快他便厌倦了大型战斗,醉心于更考验单兵作战技巧的小队或单人战斗。日以继夜地练习和战斗使Darvo Thellere成长为具有丰富经验的老兵,他和几位朋友一起凭借出色的战斗能力,以小规模的军团抗衡着相对而言规模更大的力量。也就是在这时候,他发现了昔日仇人的踪迹——这位曾经靠欺压新手取乐的海盗如今混得可不咋地,他刚刚离开了上一个军团,如今正在到处寻找落脚地。

大型战争固然具有史诗感,但内心的复仇愿望更为浓烈

对于Darvo Thellere来说,这无疑是天赐良机。他向朋友们讲述了自己曾经的遭遇和复仇的计划,朋友们最开始不是很理解,表示他的“计划”和军团一直以来正面作战的风格很不一致。在漫长的探讨后,Darvo Thellere的兄弟们最终还是支持了这位老哥的复仇计划。

于是,Darvo Thellere改头换面隐去自己的ID,盛情地邀请kackpappe加入他们的军团,作为一个星际流浪者,kackpappe可能从来没有被这么热情地对待过。Darvo Thellere还向kackpappe提出建议,表示可以为他转移落在原军团基地中的物资提供帮助。这对kackpappe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虽然我们不知道kackpappe曾经做过什么,但是他的前军团执行官对他也是满腹怨念,并利用权限扣押了大批kackpappe的个人物资。于是,在私下和kackpappe的前任执行官达成交易后,kackpappe被放行了。

开开心心跳上自己的航空母舰,准备在友军护航下离开这片伤心地的kackpappe突然发现自己的战舰正遭受猛烈攻击,而这时Darvo Thellere将自己在语音频道的ID改了回去,kackpappe很快发现了这一变化。

“是你,Darvo Thellere!”他还记得自己,Darvo Thellere对此非常满意。随后,kackpappe的航空母舰变成了星空中无比绚烂的烟花。Darvo Thellere和队友们迅速打捞战场,并将kackpappe踢出军团。

kackpappe被击杀的记录

事后,kackpappe决定退出已经奋战7年的《EVE》。这场历时4年的“复仇记”终于划上了句号。故事的结局以Darvo Thellere甜美的复仇而告终,他的目标完美达成了。

这样一出在外人看来可能不可思议的恩仇录,在《EVE》的世界里其实并不少见。“今日结下的梁子,终有一天要还。”无论你是一个矿工,还是一名战士或政客,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无数的恩恩怨怨在不停地放大和积累,最终相同脾气的人会走到一起,对抗另一群拥有不同脾气和三观的人。

“你的性格决定你的立场,决定你的经历,决定你的命运。”这便是《EVE》真正的魅力所在。

结语

虽然一夜之间损失1.5万亿ISK的间谍策反事件创造了纪录,但是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中,发生这样的事并不奇怪,也不少见,《EVE》的开发商对类似的间谍行为抱着默许的态度。不知道读者朋友们看完这篇文章后还是否会有尝试《EVE》的想法,不过我可以肯定,每个尝试和理解《EVE》的玩家都会在这片看似平静浩瀚的宇宙中留下属于自己的那一抹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