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央行年前又放招!严管备付金 让支付机构“躺着赚利差”越来越难)

12月29日,央行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室负责人表示,2018年起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将由现行20%左右提高至50%左右。

该负责人还表示,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互联 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该制度自2017年初建立以来实施进展顺利,市场各方对集中交存比例逐步上调已有预期。本次调整已充分考虑了春节前现金投放等季节性因素的影响,在现行制度的基础上,对提高交存比例的过程采取分步实施稳妥推进。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称,从当前央行账户中的非金融存款来看,备付金大约在5000亿左右,提高10%的缴存比例大约会让银行损失500亿的流动性,如果考虑缴存比例上升后,银行缴准基数的下滑,银行流动性耗损会更少,对资金面的扰动不大。

从20%逐月提高到50%

根据央行的最新要求,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将采取分步逐渐提高的方式稳妥推进。具体来说,2018年1月仍执行现行集中交存比例20%,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至2018年4月才将集中交存比例调整到50%左右。

对于提高交存比例可能会带来的影响,该负责人表示,市场各方对集中交存比例逐步上调已有预期;同时,央行也将根据具体情况灵活开展公开市场操作,对冲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调整的影响,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

所谓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是支付机构预收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不属于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客户备付金的所有权属于支付机构客户,但不同于客户本人的银行存款,不受《存款保险条例》保护,也不以客户本人名义存放在银行,而是以支付机构名义存放在银行,并且由支付机构向银行发起资金调拨指令。

今年初,央行明确建立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出,自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

之所以要进行备付金集中存管,是因为此前各家支付机构将客户备付金以自身名义在多家银行开立账户存放,客户备付金的规模巨大、存放分散,存在一系列风险隐患。央行方面曾指出,客户备付金分散存放主要有四方面风险:

一是客户备付金存在被支付机构挪用的风险。如2014年9月,广东益民旅游休闲服务有限公司“加油金”业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造成资金风险敞口达6亿元;2014年12月,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发生挪用客户备付金事件,造成资金风险敞口达7.8亿元,涉及持卡人5.14万人。

二是一些支付机构违规占用客户备付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或其他高风险投资。

三是支付机构通过在各商业银行开立的备付金账户办理跨行资金清算,超范围经营,变相行使央行或清算组织的跨行清算职能。甚至有支付机构借此便利为洗钱等犯罪活动提供通道,也增加了金融风险跨系统传导的隐患。

四是客户备付金的分散存放,不利于支付机构统筹资金管理,存在流动性风险。

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三季度,267家支付机构吸收客户备付金合计超过4600亿元。平均每家支付机构开立客户备付金账户13个,最多的开立账户达70个。

机构预测未来交存比例还会上调

不过,尽管按照央行年初发布的文件规定,自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就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但不少支付机构的迁徙动力并不强。

“央行之前已经多次提出非银支付机构要集中存管,但其实支付机构的迁移动力还是不太强,迁徙进程很缓慢。而这也可能是此次监管下决心要我们缴50%的原因,我预计这个比例还会往增多,以后会上缴全部备付金。”沪上一位第三方支付公司高管告诉记者。

至于其所述的“迁移进程缓慢”,他总结的原因是,客户备付金的利息收益,是大部分支付机构舍不得放弃的蛋糕。

央行此前也表示,许多支付机构通过扩大客户备付金规模赚取利息收入,偏离了提供支付服务的主业,一定程度上造成支付服务市场的无序和混乱,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也违背了人民银行许可其开展业务的初衷。

监管曾经公开透露过,客户备付金余额由2013年末的1266亿元增长至2016年三季度末的460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53.8%。而记者查阅央行发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2017年第三季度也就是7-9月的客户备付金存款均维持在901亿元水平线内波动,不超过901.5亿元;而进入到四季度,客户备付金存款规模则上升至995亿元左右波动,10月为995.07亿元,11月略减至994.90亿元。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和银行结算的利息收益是按照日均资金沉淀量,按照协议存款的方式计算的。也就是说,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沉淀量越高,银行给予的利息就越高。而银行给予的利息利率在年化3%左右,高的可以达到4%以上。支付宝、财付通除外,二线支付机构备付金的日均沉淀量就可以达到30亿-50亿,也就是说一家二线支付机构一年在银行获得备付金利息就达到1亿以上。

“躺着赚利差”就催生一个畸状——支付机构开拓新支付场景的动力不强,更有甚者为了提高备付金的收益,违规挪用备付金,购买银行理财产品、参与过桥贷款,甚至投资高风险证券类项目等。这也是央行加强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监管的原因。

强监管靴子已然落下,越老越多的支付公司要将蛋糕让出。作为支付全牌照公司,富友支付有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推动进度过程中,富友支付将争取成为第一批完成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的支付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