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及境内外资本流动的加快,外币资产负债业务有望成为境内商业银行新的利润增长点,而外币资产负债表的高效管理是推动业务发展的必要条件。

一、资产负债结构 (一)保持存贷款规摹?/p>

酒ヅ?2015年起,外汇局印发的《银行办理结售汇业务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取消了对于银行外汇贷存比挂钩结售汇综合头寸的限制,商业银行可对外币存贷款规模自主调节。

从以往市场情况来看,当人民币面临较强升值预期情况下,面对利率和汇率的双重收益,境内客户持有外币负债意愿较强,境内外币贷款规模增长较快。

当人民币贬值预期升温时,境内客户倾向于持有外币资产,境内外币存款规模逐步扩大。

在人民币升值、资金流入的情况下,商业银行应注意把握外币贷款投放节奏,扩大一般性外币存款规模,避免因外币贷款快速增长带来的同业负债压力。

在贬值预期升温、存款规模增长较快的情况下,应注重通过价格引导存贷款规模的基本平衡,适当扩张资产负债表规模。

当资本流动呈现均衡平稳增长的情况下,应保持存贷款规模的基本匹配,降低期限错配产生的利率风险,合理支持贸易融资结算类业务发展。

(二)合理调控同业负债规模及久期 2016年开始,境内外币资金池规模不断扩大,截至2017年12月末,境内外币存款余额7910亿美元,较2015年底的6272亿美元增长了26%。

资金池规模的不断扩张使得境内外币流动性呈现宽松态势,商业银行外币同业负债规模有了较快增长。

但尽管流动性整体宽松,大部分季末、半年末及年末时点各机构头寸仍不宽裕,银行间市场长期限资金报价有限。

同时,随着美联储多次加息及加息预期的升温,商业银行外币同业负债成本也有较大幅度攀升。

因此,商业银行应当合理安排同业负债规模及结构,将同业负债作为一般性存款负债的调节项,保障流动性安全。

首先,根据自身业务规模及特点,在内部设定同业负债在总负债中的占比,通过总量把控保证合理的负债结构。

其次,准确计算同业负债及资产久期,将资产久期/负债久期控制在合理范围内,降低因短期限同业负债快速增长带来的流动性风险。

再者,合理安排每日现金流敞口,平滑分布同业负债的起息日及到期日,避免某一时点大量资金起息、到期,导致资产负债表规模变化及头寸压力。

(三)保障资产业务合理增长 除去传统的贸易融资及中长期贷款投放,近些年来相对宽松的流动性环境使得银行外币债券等资产类业务规模增长较快。

因中资美元债收益率相对较高,在通过同业负债保障流动性充裕的前提下,持有长期限美元债券收益可观。

但在债券投资业务蓬勃发展的同时,银行也应当注重对市场及信用风险的识别计量和管理,控制整体投资规模,合理进行账户划分,提高投资评级的准入标准,通过衍生品合理对冲长端美元利率风险。

二、资产负债定价 (一)灵活调整短期限价格 银行内部资金转移价格的灵活调整可以起到调节余缺、管控规模的作用,短期限资金价格应当跟随市场情况及时变化。

在月末、季末、年末及美联储加息时点前,应尽早调高跨时点的短期限一般性存款及同业负债指导价,提前做好头寸储备,降低关键时点的流动性风险。

一般情况下,关键时点后市场流动性相对宽松,应及时调降价格,避免负债规模的快速扩张。

(二)中长端参考同业拆借及掉期隐含利率 中长端外币定价应主要参考同业拆借及美元对人民币掉期隐含的外币利率。

同业拆借是最直接的资金融入融出渠道,成交价格可以作为中长端定价基础。

目前,外币同业拆借根据机构所在地分为境内及境外市场?/p>

衬谑谐〕山桓钤荆鄹裣喽跃惩饴愿摺?/p>

在外币资金流入流出限制相对较小的情况下,境内交易高于境外的主要原因在于境外机构对中资行授信额度相对有限,同时拆借价格低于境内掉期隐含收益率,境内机构融入意愿较强。

同时,境内美元人民币掉期市场较为活跃,期限灵活且成交量大, 参考内部人民币曲线及掉期点倒算出的外币收益率也可以作为中长端定价的重要参考。

(三)超长期限参考利率掉期 对于一年期以上的资产负债定价来讲,市场可参照的标的较少:同业拆借成交量有限,作为无风险资产的国债价格较低,中资美元债包含的信用风险溢价较难剥离。

而作为基础利率衍生品,美元利率掉期价格可以作为长期限定价的重要参考,原因包括:(1)利率掉期已反映市场对于对应期限利率变化的预期,例如在加息周期中未来加息次数变化已包含在价格中。

(2)以Libor为浮动端的利率掉期价格与资金成本变化一致,流动性较好,在境内拆借价格与同期限Libor点差相对固定的情况下可以相对准确地反映资金成本。

图1 5年及1年期美元利率掉期价格

因此,长端定价可以在同期限利率掉期价格基础上叠加境内外资金成本价差以及期限风险溢价,具体溢价程度根据各机构资产规模及成本变化灵活调整。

三、灵活运用衍生品工具 (一)利用外汇掉期进行本外币负债转换 目前,人民币外汇掉期是境内市场中最活跃的外汇衍生品之一,刨除隔夜掉期外的其他期限日均成交量在150亿美元以上,流动性较好。

对于商业银行来说,人民币外汇掉期不仅是自营交易工具,也是本外币资产负债转换的重要纽带。

当本币流动性相对紧张而外币较为宽松时,可以将外币掉期为人民币使用,而当外币资产投放压力较大而本币流动性宽松局面下,可以将本币掉期为外币。

通常情况下,是否进行转换需参考同期限资金价格:外币参考同业拆借及内部资金转移价格,本币参考回购及与本机构相同评级的同业存单价格。

掉期期限及总量需要根据市场情况灵活调整,避免同一时间点起息、到期资金量过大带来的头寸波动。

图2 掉期隐含利差及本外币资金利差

(二)配合非美资产投放 随着进出口贸易及海外投资规模的扩大,非美货币在经常及资本项下扮演的角色愈发重要,企业客户对非美货币融资及保值的需求日益增长。

外汇掉期、货币掉期等衍生品也成为银行扩大非美货币负债规模的重要工具。

对于一年期以内的外币资产需求,可以通过外汇掉期匹配资产负债期限,将美元掉期为非美货币投放。

一年期以上外汇掉期流动性较差,成交量有限,可以通过付美元浮息、收非美固息的货币掉期构造长期限固息非美负债,与资产投放期限相匹配,减小风险敞口。

(三)对冲利率风险 对于商业银行来说,短期限负债与长期限资产带来的期限错配收益是重要的利润来源之一,因大部分长期限外币资产投放未盯市计量盈亏,商业银行在美元加息周期中面临收息现金流锁定、负债成本不断提升的利率风险。

为此,在合理计量银行账户长期限外币资产面临的利率风险敞口基础上,可以通过支付固定利息、收取浮动利息的利率掉期降低DV01,避免加息周期中资金价格快速抬升导致利息收入无法覆盖负债成本。

作者:王本林,中国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 原文《境内银行美元资产负债管理策略的几点思考》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8.2总第196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business.sohu.com/20180201/n529836913.shtml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