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高岩母亲称将对沈阳提起诉讼,20年前的性侵官司怎么打?

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沈阳

最近几天,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沈阳被公开举报性侵一事引起大家的关注。清明节期间,多名北大校友发表公开信实名举报沈阳,称其曾性侵北大1995级女学生高岩,并致高岩于1998年3月自杀。随后,沈阳回应称,“上述指责均为恶意诽谤”,否认举报内容。沈阳工作过的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和上海师范大学也陆续作出回应。4月7日,高岩母亲周树铭接受媒体采访,称将对沈阳侵犯高岩名誉权提起诉讼。

高岩母亲诉沈阳侵犯名誉权

可行性有多少?

一方面,从事实上看,北京大学公开的1998年的调查文件已经证实,沈阳“作为一名教师,在与女学生高岩的交往中行为不当,违背《教师法》有关规定”,并对其作出了行政警告处分。那么,这里的违反《教师法》规定的不当行为和侵犯名誉权之间有多大关系呢?

结合这起事件的相关情节,在《教师法》第八章“法律责任”中可以看到,北大调查文件所引的“《教师法》有关规定”可能是指《教师法》第37条的规定,“教师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所在学校、其他教育机构或者教育行政部门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一)故意不完成教育教学任务给教育教学工作造成损失的;(二)体罚学生,经教育不改的;(三)品行不良、侮辱学生,影响恶劣的。教师有前款第(二)项、第(三)项所列情形之一,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其中“(三)品行不良、侮辱学生,影响恶劣的”与这起事件的情节非常契合,可以认为这一条款极大概率是北大作出行政处分的依据。

根据以上推断,可见高岩极有可能曾受沈阳“品行不良、侮辱学生”的侵害,侮辱行为是侵犯名誉权的一种体现。再加上一些举报人还提供了“沈阳曾向许多人表示高岩是神经病”的证言,高岩母亲起诉沈阳侵犯高岩的名誉权,基本上是基于事实并且于法有据的。

另一方面,从法律规定上看,《民法总则》第188条对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作出了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

高岩于1998年3月自杀离世,沈阳如果确实存在侵权行为,那也应该发生在这个时间点之前,然则至今肯定超过20年了。所以,非常遗憾,无论高岩母亲是何时知道高岩的名誉权受到侵犯的,除非法院认定有特殊情况,否则诉讼请求都不会得到支持。

多讲一句,《民法总则》第188条的“特殊情况”是非常少的,但也不是没有。上世纪80年代,最高人民法院对处理涉台民事案件的几个法律问题作出解释,因为历史原因导致的海峡两岸长达50年的隔离,使得在台湾的当事人无法到大陆来主张权利,所以根据规定,法院可以作为“特殊情况”予以适当延长。

大学时代的高岩

诉名誉侵权行不通

20年前的性侵如何“法办”?

诉名誉侵权行不通,而行政处罚又业已作出,那么要“法办”性侵女学生的高校教授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追究其刑事责任。

不过说实话,这一条路也很难走。《刑法》第87条规定,“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一)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经过五年;(二)法定最高刑为五年以上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的,经过十年;(三)法定最高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经过十五年;(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也就是说,必须是重罪,必须经最高检核准追诉,才有可能在事件过去20年后来追究性侵教授的刑事责任。

这样一来,以侮辱罪追究沈阳可能存在的刑事责任就行不通了。侮辱罪的法定最高刑为有期徒刑三年,追诉时效只有五年。除非有事实证明沈阳的行为涉及强奸,以强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才有一丝希望,强奸罪的法定最高刑为死刑。

即使以重罪追究刑事责任,还要过最高检核准追诉这一关。根据最高检《关于办理核准追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报请核准追诉的案件应当同时符合下列条件(一)有证据证明存在犯罪事实,且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二)涉嫌犯罪的行为应当适用的法定量刑幅度的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三)涉嫌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后果特别严重,虽然已过二十年追诉期限,但社会危害性和影响依然存在,不追诉会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或者产生其他严重后果,而必须追诉的(四)犯罪嫌疑人能够及时到案接受追诉的”。根据目前披露的性侵情节来看,要同时满足这几项条件可以说非常困难了。

在沈阳被举报性侵女学生后,南京大学文学院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对沈阳的人才引进工作存在错误,沈阳已不适合在南大文学院继续工作,这则声明得到许多网友的拥护。而上海师范大学也发表声明,称“根据教育部《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有关师德问题‘一票否决’的规定,上海师范大学学术伦理与道德委员会建议并经人事部门讨论决定,从今日(4月7日)起终止2017年7月与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签订的校外兼职教师聘任协议”。

对于在师德上有重大问题的教师,教育部和部分学校已经开始实行“一票否决”和“零容忍”的机制,这说明,社会环境正在逐步变好,部分教师那些见不得人的阴暗面一旦曝光,后果将非常严重。某种程度上,是不是比“法办”更有意义呢?

编辑肖玲燕 设计刘岩

文丨靖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