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2020年人口红利变人口负债!如何挖潜?

人口变化是影响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在中国人口增长放缓、劳动年龄人口下降的大背景下,迫切需要深入分析劳动年龄人口变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并采取相应对策措施。

劳动人口下降,老龄化趋势明显

人口预测表明,我国总人口还将保持七八年左右的增长,并将在2026年左右达到高峰。此后一路下滑,到2037年下降至14亿以下,到2050年约为13.13亿。同时,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和占比均将出现持续下降,老年人口及其占总人口的比例双双保持上升态势。

劳动力是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稳定而高质量的劳动力群体是维持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过去数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主要得益于丰富而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但随着人口结构的转变,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开始下降。

新增劳动力供给数量整体呈现下降趋势。“十三五”期间,预计新增劳动力年均规模1552万人。2031年以后,生育政策放松所导致的新生人口增加,将逐步对劳动供给产生影响,新增劳动力数量逐步回升,2046年后新增劳动供给将再次出现快速下降。

从受教育结构来看,劳动者素质将逐步提高,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比重有明显提高。比较未来劳动力供给和需求可以发现,虽然经济增速放缓会带来就业需求的下降,但教育会延迟其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时间,平滑劳动力供给。在未来10多年中,劳动力需求虽然大于供给,但供需缺口并不是太大。

从“人口红利”变为“人口负债”

人口发展通常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表现为人口的“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增长率”特征;第二阶段表现为人口的“高出生率、低死亡率、高增长率”特征;第三阶段表现为人口的“低出生率、低死亡率、低增长率”特征。在人口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转变的过程中,人口的出生率大幅降低,使少儿人口抚养比快速下降,从而提供了资本快速积累的可能性。受到人口发展第二阶段高出生率的影响,此时的劳动力供给依然充沛,从而提供了劳动力不断增长的可能性。

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于其潜在增长率。潜在增长率是由资本存量、劳动力、人力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等供给要素共同决定的。当人口从第二阶段转向第三阶段时,这种特殊的人口结构特征恰好为快速经济增长提供了必要的资本和劳动力供给条件。此时,人口结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我们称之为“人口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