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你们糟蹋完姑娘,就这么跟人道歉的?

文/ 熊太行

有的人差劲得令人发指,偏偏还有人坚持认为他是好人。

有的道歉文案离谱得叫人咋舌,偏偏还有人觉得它是好文案。

公益人雷闯今天被一个不愿具名的女生写公开信控诉性侵,根据这个女孩的描述,雷闯大概做了这样一件事:

1、组织了一个公益活动,走路去北京。

2、进入北京的时候开了间大床房。

3、把还在读大学的20岁姑娘拉去一起睡。

4、“做公益的人都很穷的,大家都是这样混着开房一起睡的。”(这是公益人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5、在对方不愿意的情况下发生了性关系。

6、姑娘事后痛苦不堪,得了抑郁症,还胖了二三十斤。

看到公开信之后,雷闯发了一条朋友圈:

这个回应居然被人赞叹,说是“经典回复”和“有担当”。

我们简单说一下这个声明犯了多少错吧:

1、喊话对象不清

"致雷闯侵犯伤害的女生和关注雷闯的伙伴们。"

这个抬头就不对。

我们可以仔细看看所有遇到公关危机的人,一个人如果把受害人和无关的人拉在一起喊话,十之八九是个戏精。

道歉怎么道?

向受侵害的女生道歉。找到那个被自己伤害的人,对着她的眼睛说对不起;对方不愿见,打电话说对不起。

向公益组织里没被他侵害过的伙伴们道歉,给组织添了麻烦。向支持、信任过这个组织的人们道歉。

两封信。

康熙皇帝回复奏折的时候说得好,把别人死了的事放在请安折子里,你脑子瓦特了吧。

2、遣词用句慌乱

“我承认文中的事实。”

哪些事实?实际上这番话说出来没多久,雷闯就推翻了自己的说法,认为双方是“男女朋友”关系。

“虽然有一些前因后果。”

没想好就先不要说。

3、油滑的表态

“太多太深的伤害,我知道这句对不起太迟,太不足够。”

这不是“我爱记歌词”片场,这种油滑的口吻是一种误导,让旁观者觉得是对天台上的女朋友喊话:“快下来吧。”

就差“我养你”了。

4、用大词

“在伟大的me too运动席卷全球的时候……我仍然没有……”

这是声明里最蠢的一句。

王朔的小说《我是你爸爸》里,主角马车写检查就是这样:“马车同学!你危险了!赶紧悬崖勒马吧!”

我们都写过检查,什么“在文明礼貌、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大潮当中,我打了王小明。”

你是王小明的话,你什么感受?耍我呢对吧。

5、求研究

“如果有女权研究机构愿意以我为反面典型做研究,我愿意配合。”

我曾经说过一种人,永远要站C位,开追悼会都恨不得推开死者自己躺下。

应该就是这类人。

流氓的手法脑子都差不多,需要把你活体解剖指导更多的流氓吗?

这句话就是“我脱光了!你们快来看我吧!”

6、扯家人

这不是什么露脸的事。

但还要提妻子和孩子,还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在没有性侵害的社会里——那不是应该把他爸爸抓进去吗?

后面还提到自己时间紧迫,回头再继续回应。

遇见这样重要的事,应该赶紧跟理事会、合作伙伴通报消息,请律师,商量怎么做,而不是自己赶写声明。

这人完全在戏里,甚至对自己的自由都不怎么在意。他宁愿作为一个“实施性侵的公益人”登上头条,也不愿为自己的自由、事业和家人而争取留在大墙之外。

但他在关键时刻又不含糊,根据涉事女生透露的细节,他在住宿登记等方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三年过去,所有物证都没了,可以说雷闯已经平安上岸,他日后完全可以把“侵害”说成一种文学修辞,就跟琼瑶剧里“我整个人都已经被你杀死了”之类的说法一样。

先收割支持者的欢呼,只要造成“我被人下套了”“我被人害了”“我这次要殉道了”,就已经足够。

“虽然我犯了错误,但是我愿意勇敢站出来跟大家一起承担。”

几个小时后,雷闯接受北青报采访时的态度完全不同。

“至少在我看来,我们是‘恋人’。或许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并没有认可我男朋友的身份,而是基于我们已经发生的关系,她不得不默认我这个‘男朋友’,而事实上我这个‘男朋友’的身份可能在她心里也是非自愿的”。

“因为这中间混杂着公益、混杂着男女之前的情感。不管从道德上,还是法律上,我既然对当事人目前已经产生了很大的伤害,我愿意承担责任,不管是哪方面的。”

已经把自己摘得非常干净了。

雷闯2013年从上海交大毕业,同年就开始组织这个徒步去北京的活动,他的组织主要是反对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歧视,这个主张非常了不起,大家都会把他当做一个社会运动的先行者。

但是2015年就开始对参加公益活动的大学生实行骚扰,只能感叹一句:

拥有权力之后,人变坏的速度太快了。

这两个回复,教科书式地展示了什么叫油腻、厚脸皮和戏精。

做了错事还这么抢镜头,这是把自己对标为大力哥和窃格瓦拉。

长春长生不一定会毁掉国产疫苗,雷闯是真的伤害了国内公益。

p.s:

最近两年,我经常劝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姑娘。

尽可能先去商业公司工作。

商业,其实是最好的慈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