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方面香港要急起直追

■(上图)符士汶重视设计中的社会责任(下图)梁康勤现於香港兆基创意书院任教设计课

近年文创产品盛行,设计市集成行成市,有些更发展成本地品牌,将兴趣变成事业这些产品在赚钱的同时,也注重社会责任,关注环保及弱势社群,创立另一种更具社会价值的经营模式品牌「样品制造」的年轻在职设计师符士汶(Sam)和「Design EAT」品牌设计师梁康勤(Niko)就是当中佼佼者,两人早前更获香港设计中心主办的「DFA 香港青年设计才俊奖」,各得50万港元赞助,赴海外着名设计公司工作和学习,在未来继续用设计改善社会■文、摄香港文汇报 记者陈添浚

符士汶:整合基层妇女、智障人士到设计团队

每间设计公司的物料库每年都堆满不同样板,在更新不断的市场潮流下被淘汰但其实大多品质上乘,不乏着名时装品牌的布料Sam是合夥人之一的「样品制造」(Made in Sample)就主打用回收布样以「拼艺」(patchwork)制作百家布家品

除了环保外,她还同时展开她的社区设计实践,将家品的车缝工作发给一群退休妇女经过调整工序後,她更成功把庇护工场的智障人士整合到制作团队中,不但开发了弱势社群的劳动力,更优化了工作流程、减省了成本开支「其实那些退休女工有纺织厂的经验,反而教会很多我们不懂的流水作业生产技术」Sam谦虚地说

Sam的社区设计理念在大学时期逐渐形成一年级,老师让她理解到一位设计师的责任二年级,她参与为内地偏远农村修建便桥的「无止桥」计划大学毕业後她在设计公司工作,当中也有一些关注社区的项目後来公司结业,知道现时的合夥人罗治轩有一个社区项目,觉得很有意义,於是加入「当时只是一个project,没想到发展成一间公司只是後来参加一些社区活动後又认识了更多布厂、墙纸厂,收集了更多原材料,17年初时正式开始量产」

这些布料、墙纸经过一番悉心拼贴後,变成了揽枕、袋、银包、电脑套、书套及笔套等,并在实体店如设计市集、「香港.设计廊」及网店等地方出售

大品牌剥削以外的另类可能

Sam不讳言,她未必能与大品牌直接竞争,但自己的产品多了一份大品牌没有的社会价值和责任「我们也会学习他们一些营运模式、追踪潮流走势,在拼布上能和他们一样按市场需求做出不同系列如日系、北欧简约系、奢华系的产品但生产成本的确比它们高但它们维持低成本靠的是剥削外判工人,我们走的是相反方向,专门聘请一些弱势基层」

另外,她又坦言设计业的创业路并不平坦「租贵是很大问题,也不可能租用共享工作间,因为放不下生产物料而且香港在环保风气上有点落後香港人觉得回收的东西不乾净,其实是误解相反外国人比较能开放,懂得欣赏二手货而且外国搞up-cycling能成为国家品牌,连政府也买他们的产品用但香港却没有走出国际的品牌,政府也从来不身体力行支持香港设计师自家设计的家具、室内生活用品,政府办公室用的都是外国牌子」

对香港本土设计前景乐观

不过,Sam对於市场前景依然感到乐观,并希望用奖金在日本实习,将海外经验带回香港的同时也可以走向国际「我们不只是小手作,而是大型生产线,也不只是面向香港市场,更想走进世界各地,也的确有外国人在网上购买我们的产品不过我发现香港人也慢慢愿意支持本地品牌,开始接受二手货,例如二手时装近期就很盛行,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类似我们的品牌出现」

站在设计师的角度,Sam也认为会有更多年轻设计师愿意投身具社会价值的设计项目「有些同届毕业的同学做室内设计,做了两年人工已有两万,自己的收入肯定赶不上他们,但在『样品制造』得到的满足感却是无价设计师不爱掣肘,不爱『跑数』,很多年轻设计师打了几年工後也会选择追逐自己的设计梦」

梁康勤:讲究生活细节和环保

Niko则选择将设计融入生活细节,尤其是饮食香港人生活节奏急速,最爱吃快餐,忽略了对生活细节的欣赏Niko的「Design EAT」项目就是透过设计一系列精致小巧、纹理独特的陶瓷餐具,开拓大众对於另类生活的想像「我参考了日本的饮食器皿及其优雅、讲究的饮食文化,不过这次我不是用来放日本食物,而是配合煮健康素食的朋友,餐具的纹理也是自创,例如方格、纸摺效果,具玩味效果和个人风格,充满惊喜」Niko如是说

倡参考欧洲设计模式

Niko在荷兰设计学校读书,精通不同物料如玻璃、木材、石膏、纸,但最善於以陶瓷创作,喜欢创作具实验性的设计品除了在外国读书,她也曾在日本有田幸乐窑德永瓷厂、内地景德镇、荷兰、芬兰等地工作,她认为相比香港,其他地方尤其是欧洲人都较注重在生活中加入设计元素,并重视环保Niko指:「欧洲自18世纪就盛行沙龙文化,因此对生活较有追求而且他们也很注重环保,例如北欧芬兰木家具公司Nikari整间商舖的电力都是来自水力发电,木材全部来自本土可再生的树木」

Niko自言没有商业头脑,一开始也没想过赚钱,不过她会视任何商业项目为一个推动自己设计理念的踏板「没想到我的『Design EAT』在『香港百货市集』售卖时反应很好,所以之後也增加了产量除了展览,我现在还将产品放在Facebook或Instagram的网店、手作市集等地售卖」

提到自己得奖後的计划,她指自己已手研究用可循环再造的玻璃设计,并希望用奖金到瑞典IKEA工作「希望自己未来可以尝试在厂房生产现在我只是做小规模的文创产品,但如果想满足大众需要、提高大众生活质素、创造生活价值的设计产品,就必须走入量产的工序而且IKEA也有很多关注环保的设计方针,值得香港设计公司借镜」Niko谓

读文汇报PDF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