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海南大雾,上万游客滞留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对于过海的痛,我早有体会。因为外公是海南人的缘故,父母就成为了“候鸟”一族,因此,每年春节到海南也成为我的固定节目。而为了游玩的方便和把老人种的各种农产品带回成都,自驾也是我这些年主要的交通方式,汽车通过最窄处直线距离仅19公里左右的琼州海峡,轮渡是唯一的方式,到现在为止我已有5次来回的经验。

四年前,我就在海口对面的徐闻经历了一次长达12小时的等待,近几次过海,从开始排队到上岸,时间都在4—5小时。随着渡海经验的增长,我曾以为那是我最长的等待纪录,然而被这次大雾轻松打破。

离海边越近,雾越浓

正月初六,是回单位工作的日子。作为一个老司机,当然会早早地规划行程,“初四出发,初五晚上到家。”太完美了,我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初四一大早,阳光没有像前几日一样洒在大地上,天空中浮着厚厚的白云,但气温仍有二十几度,把导航设好,我按计划出发了。在路上,我还和家人讨论了吃饭和住宿的问题。

海口现在有秀英港、南港、新海港三个客货码头。秀英港是老码头,那里的船只都不大,而且去那里要经过市区,因此第一个排除,南港是火车轮渡码头,且和新海港相距不远,因此就走的滨海大道方向。快到目的地时,前方就开始出现薄雾,而随着离海边越来越近,雾也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