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 王晶 每经编辑 陈俊杰

华为企业BG总裁阎力大(右一)

在华为运营商市场增长渐触天花板、消费者业务又增速放缓之时,华为在最容易被外界忽视的企业业务里,藏着巨大的野心——它要给社会化数字转型做发动机。简单来看,如果说苹果是智能手机行业的领头羊,那么,华为希望在全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市场做老大。

日前,华为发布了2017年全年财报。财报显示,华为企业业务营收549亿元,同比增长35%,增速位于华为“三驾马车”之最。事实上,经过7年的奋斗,如今华为的企业业务已经由初出茅庐的“闯入者”向主流行业“玩家”迈进。而成绩的背后,与华为提出的“平台的平台”战略密不可分。

4月9日,华为董事会成员、企业BG总裁阎力大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华为企业业务坚持每两年增长翻一番的目标,今年将跨过100亿美元的目标。他同时表示,“实现这些的前提是必须把数字化转型的蛋糕做大。苹果改变了产业规则,做大了手机产业,谁可以在数字化转型行业里做大?华为要担当这个使命,做领头羊。”

跨越百亿美元营收

华为2017年财报显示,企业业务营收549亿元,增速35%,为华为三大业务中最快。而从全行业数据来看,企业业务发展并非最有利的时期。IDC数据显示,中国整体ICT市场近年来的增长率一直在10%左右。

这是个值得探究的问题。在企业业务市场,对许多创立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科技巨头来说,不管是IBM还是惠普,亦或是英特尔、思科等,都在新的时代遭遇到了发展瓶颈。以云计算、大数据等为代表的新技术涌现让众多传统巨头在创新上遭遇挑战,传统的产品研发思路和商业模式都遭遇全新挑战。

华为的企业业务为何持续保持了增长?阎力大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主要有四方面因素:一是华为持续高强度的研发投入,给传统IT产品带来创新、在各种新技术领域里带来协同效果;二是,华为创新机制以及与行业领军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联合创新;三是得益于华为的开放,生态的发展带动业务增长;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华为对自己业务边界的界定,“上不碰应用,下不碰数据,中间不碰股权”,赢得了客户的信任。

事实上,在华为运营商市场增长渐触天花板、消费者业务又增速放缓之时,华为在最容易被外界忽视的企业业务里,藏着巨大的野心。2017年底,任正非在公司愿景与使命研讨会上表示,“华为立志: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

对于华为企业BG来说,担负的就是将数字世界带入每个组织。阎力大也比较直接的对企业业务提出目标:“今年企业业务(销售收入)要跨越百亿美元,并远远大于106亿美元(有媒体报道,华为预计2018年企业BG将实现收入106亿美元)。”

从“平台+生态”到“平台的平台”

2011年华为刚成立企业业务,业务还主要靠销售硬件产品。经过两年多的摸索,2014年10月,华为企业业务正式从卖盒子向做平台进行转型,并提出了“平台+生态”战略。而本次转型,也让华为企业业务抓住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浪潮,实现了连续三年的高速增长。

可以说,华为企业业务发力时间并不长,但是摸索出了成功的商业模式,即做开放平台,通过连接各个行业的合作伙伴,来确保在各行业数字化转型中卡住位置。

在2017年,企业业务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华为要做平台的平台,做行业平台下面一层数字化平台。”言外之意,让所有数字化转型的平台也建立华为平台之上。

何为平台上的平台?阎力大表示:“未来数字化转型主导权将回归传统企业手里。很多行业的领军企业希望做平台,比如招商银行的想法是能否面向金融领域的同行业平台,在电力领域、交通领域类似。华为要做客户这个平台下面的平台,是所有行业数字化转型都要用到的平台。这是华为平台之上平台的定位。”

如果从直观的数字上看,华为“平台的平台”战略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目前,197家世界500强企业,45家世界100强企业选择华为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合作伙伴。

抓住了智慧城市等红利

在向各行业伸出橄榄枝寻求结盟的同时,华为企业业务也抓住了一些大行业的商业机会。比如在2017年抓住了智慧城市、平安城市的红利期。

据阎力大透露,华为企业业务增速最快的行业是面向政府公共事业行业。“这一波机会,一是源自智慧城市,二是源自平安城市,这是两个典型场景。”阎力大表示。

去年底,华为轮值CEO胡厚崑在新年献词中称,华为企业业务着力于加速全球企业数字化转型进程,在智慧城市、平安城市以及金融、能源、交通、制造等行业得到广泛应用。企业业务要持续中高速增长,确保在5年内成为公司的业务顶梁柱。

展望未来,阎力大也表现得十分有野心,如果说苹果是手机行业里改变规则、把产业做大的,那么,谁可以在数字化转型行业里做大呢?华为要担当这个使命,做领头羊。”

责编陈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