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冷一热,看出些啥?

英国路透社日前报道,美国参议院7月26日通过了一个名为Miscellaneous Tariff Bill的法案,中文称为“综合关税法案”或“关税杂项法案”。报道的标题颇有意味地用了个修饰词“quietly”(静悄悄地)——《美参议院悄悄通过立法降低数百种中国商品的关税》。

法案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那些美国需要进口但自己又不生产的零部件产品减免关税,以便为进口这些零部件的美国企业降低成本,增加就业,提振经济。

路透报道的手法堪称层层递进:

第一层:法案一致通过,连争论都没有(“With no debate,the Senate unaminously passed a bill”);

第二层:这1660种商品中有将近一半都产自中国;

第三层: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现在仍在针锋相对中不断升级。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媒体表现出的“奇怪的冷淡”,白宫或特朗普本人的“零表态”,着实显得低调得一反常态。

毕竟,一天之后到访美国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不仅得到了美国媒体浓墨重彩的报道,更在特朗普的推特上,将白宫玫瑰园的浪漫延续了下去——《经济学人》给这次见面取了个唯美贴切的标题:Sealed with a kiss(以吻封缄)。(哈哈哈,莫名觉得这首欧美经典情歌用在这里居然有说不出的贴切,《经济学人》取标题的能力也真是要给个大写的服字!)

前后两天,这样的反差,不太可能只是巧合吧?三点推理:

1.从法案本身来看,据美国国会官网显示,其最早提交到众议院的时间是2017年9月11日(对应法案流程的第一步“Introduced”);下一节点是2018年1月16日,应该也就是众议院进行讨论并通过的日期,此后就是1月17日,从这一天起,处理者由众议院变成了参议院(对应流程的第二步“Passed House”);再下一个节点就是2018年7月26日了。

也就是说,这一法案从正式提出到现在,已经历时10个多月。这么长的时间段、这么重要的议题、这么敏感的时期,白宫或特朗普本人不可能不关注,也就不可能不施加影响。此外,如果说众议院的共和党优势还不够明显,共和党目前在参议院还是很有话语权,再考虑到特朗普声称的自己在共和党内的支持率,如果特朗普反对,参议院对这一法案不可能无争议地“一致通过”。这只能说明 ,法案内容及通过都是出自白宫的授意,或者至少说,是在特朗普不反对的状态下进行的。

2.从英国媒体的报道切入点来看,英国作为欧洲国家的重要代表(虽然英国已经发布了脱欧白皮书,但是在欧盟的官网上,欧盟的28个国家里,目前仍然是包括了United Kingdom的),对美国对外咋咋呼呼给各国添乱、实际上不动声色自有打算的做法并不感冒。管中窥豹,或可判断容克代表欧盟刚刚表过的态的不确定性将进一步上升,除了德国、法国之外,英国也不可能真的跟美国好到一个鼻孔出气。更不要说在欧盟内部农业出口占大头的其他国家。

3.除了白宫和特朗普本人之外,在这样一个风口时刻,一向以专业著称、善于抓线索刨新闻的美国媒体罕见地一致安静,也能说明一点:美国媒体平时的小骂大帮忙没问题,但在跟自己国家利益真正有可能冲突、或者明显有悖于白宫决策的时候,新闻报道还是要服务于后者的。

交易的艺术

白宫及特朗普近期的表现看似散乱反复,实际上并非无迹可循。有个重要的样本,就是特朗普本人的作品《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他在书中回顾自己各种交易经历,总结出11条重要步骤。

其中有这样几条,从目前来看都有所体现:

1.Think Big(敢于想得大)

贸易战这种手段,在国际经济博弈中并不罕见。但是上来就抛出几千亿美元的价码,对象还是仅次于自己的第二大经济体,这确实也无愧于think big了。这样一个大目标,自从提出的那一刻起,得到的关注就能为其增加不少政治筹码,如果打击手段有用,哪怕是兑现承诺的一小部分,都将为“再造美国辉煌”的宣言镀上夺目的金边;即使没有达到预期打击效果,也能威慑到众多实力稍弱或者对美国依存度较高的国家,再次巩固其国际社会的老大地位,甚至改写多边贸易体制的现有规则。

2.Protect downside and the upside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保护好短板,长项自然不会有问题)

跟中国的贸易战,美国农业目前看来受冲击明显,也对中期选举不利,所以特朗普政府24日出台了120亿美元的农业补贴计划,以援助受损的农场主;而在与容克会面后,迫不及待向外界释放欧洲要加大从美国进口农产品的“利好”,仍是这个思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之前哈雷摩托出走特朗普那么生气,就是因为这是一支原本在他看来妥妥的upside的可控资源,突然就变成了对立面,而且很可能起到动摇军心的效果,让美国反受自己这些虚虚实实的招数所伤。

3.Maximize Your Options(让你的选择尽可能最大化)

自从美国的关税大棒举起以来,玩的就是给全球多个经济体同时制造麻烦的套路。主动制造麻烦的人,往往都是想乱中取利。而这些成为目标的经济体,如果能顶住压力、尽可能减小美国乱拳的影响,就能从最大程度上降低美国趁乱渔利的可能性。

4.Use your leverage(用好你的杠杆)

很明显,无论是特金会的一波三折,G7峰会上放出的闹成一团的消息,花大力气拉拢俄罗斯,对欧盟的态度突然上演大转弯——对美国来说,无一不是在重新调整自己可干预的范围,重新配置自己可利用的杠杆。

从交易的艺术到战争的艺术

特朗普1987年写出的这本书,书名The Art of the Deal不由得不让人联想起另一本书的名字:The Art of War,也就是《孙子兵法》。这部中国古代的著名兵法书,同样也是沃顿商学院的书目,1968年,特朗普正是从这里毕业,进入其父的房地产公司开始了自己的生意。

无独有偶,曾任美国总统首席战略专家和高级顾问、更一度因为对特朗普影响巨大而被称为“影子总统”的班农,就将孙子兵法奉为圣经。

这些小小的巧合,以及巧合间若有似无的联系,或许可以给我们一种新的视角去重新审视特朗普政府的种种行为:西方媒体笔下的“unpredictable”(无法预料)也好,国人对其反复无常的印象也罢,实际上,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可能正是他们意图营造出的对外形象——就是想让所有交手的人都觉得他们变幻莫测,难探虚实。

孙子兵法首篇《始计篇》就提出:

“兵者,诡道也。

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是不是很有呼应?

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所有千变万化的外在手段不过是表象。

对我们来说,认清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目的,保持住战略定力,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以不变应万变,才是制胜之道的真正底气。